Change Website Language

Children

We feature an increasing number of educational articles that benefit our Chinese community. Please click the topic of your interest for various relevant articles.

「大我」、「小我」與「自我」 Big Self, Little Self, Myself

「大我」、「小我」與「自我」 

Big Self, Little Self, Myself 

執筆者:呂慈年 Christina Yip, MA

出版日:  3/2006

 

人類天生是社會性的動物,所以每一個人都生長在群體中,否則不是有病就是死亡。但是東方的思想看重群體的需要遠遠超過個人的需要,「大我」重於「小我」是我們從小就要學習的,怎麼樣犧牲小我去完成大我是我們文化中重要的道德和哲學思想,漸漸的,我們便失去了「自我」,不知道這個「我」的愛和需要是什麼,以及惡和不願是什麼。我做一件事若是只是想要滿足自我的需求,就會被定罪成「自私自利」,而不被人或甚至自己所接受且充滿罪惡感。這種現象在東方女性中更為明顯,因為女性地位低,所謂三從:在家從父、出嫁從夫、老來從子,使得她們從來沒有也不知道如何「從」自己。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許多女性犧牲了一輩子,但卻也包藏了很多危機,其中之一便是不知道如何處理自己的情緒,當她遇到不如意或苦難時,她們心中由「犧牲」而產生壓抑的苦澀,容易使她們覺得無助、沒希望,因而跌入憂鬱中無法自拔。

阿玲從小便是父母心目中的乖乖女,學業成績優異,與愛玩的哥哥成為強烈的對比,不管她喜歡不喜歡,她從來不違背父母的任何安排。大學畢業踏入社會後,她擁有一份理想的職業、人人稱羨的丈夫、乖巧的兒女,一切都是典型的中國模範家庭,人生至此夫復何求?因此她失去了向人訴苦的權利,因為任何的抱怨,都被視為無病呻吟要求太多,她只能有苦往自己肚裏吞。

在婚姻裏她事事順從丈夫的決定,從不堅持自己的看法及意見,也不提出她對丈夫的任何需求,不管她心中有多少的不滿,她都隱忍著只知道去做一個「賢妻」。而一對兒女在青少年期的異常反叛,更使她感覺無助,她開始對自己失去信心,開始懷疑自己努力塑造的「賢妻良母」的角色是否是徹底的失敗了?心情鬱悶、失去自信、加上無法滿足的情感世界,一下子使她崩潰了,淚水不受控制的流着,再加上晚上失眠、憂慮,更使她身心俱疲而幾乎罹患憂鬱症!

好在她終於決定走出自己的框框去找一個協助者。在心理治療師的幫助下,她學習放開自己、建立心理彊界;在夫妻關係裏,尋找共識,學習提出「要求」來滿足自己的感情世界,而不再是一言不發的「等着」人家來發現她的需要;對於兒女的成長過程,她也更為參與;她的憂鬱漸漸退去,代之而起的是更積極更有自信的面對她的下半生! 

從心理健康的角度而言,做為一個專業工作者,我們總是鼓勵個人的「自我主張」,也就是所謂〝Self Assertiveness〞。我們強調,唯有先了解,並適切的滿足自己的需求,一個人才能在身心平衡、健康的狀態中,與其週遭的人形成良好的人際互動,進而展現其既有的潛能。簡言之,作為一個社會群體中的一分子,照顧好自己,正也是在照顧好身邊的人。

(為保障隱私權,文中提到的人名皆是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