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e Website Language

Couple and Marriage

We feature an increasing number of educational articles that benefit our Chinese community. Please click the topic of your interest for various relevant articles.

結-夫妻之間 Knot - couple's relationship

結-夫妻之間  

Knot - couple's relationship

執筆者:蔡欣 Mary Tsai, MA 

出版日:  5/2006

﹙之一﹚

若玲(化名),一個非常聰明、能幹、事事要求完美的成功現代女性,就是不能明白為什麼她卻有一個痛苦的婚姻,以她的精明加上努力用心,仍不能改變她和丈夫之間的關係,有時她恨恨的想:「有什麼了不起,離掉算了!」但名譽、孩子、財產,十幾年來己經糾纒不清,加上丈夫說不好嘛也不是頂壞,兩個人只要各過各的儘量少講話,避免吵架,外人倒也看不出什麼,只是有名無實,有時想談談心、撒撒嬌都不可能,若玲只有將自己更埋在工作中來逃避這種孤單的感覺。若玲常想,當初選擇了他,就是因為他最能聽她說、最能了解她,可是不知道怎麼回事,結婚幾年後,若玲發現只要她一開口,他就成了刺猬,要不是找碴、反唇相譏,就是相應不理、扭頭就走,若玲先是憤怒,再是傷心,現在是放棄,但受傷、遺憾總過不去,「總不能還不知道犯了什麼罪就被判死刑吧!」在診療室裏,治療師看著困惑的若玲:「妳決定先找出原因來,至於要不要改變,怎麼個改法,等明白了再做選擇。」「我比較性急,講求速率;他凡事不太在乎果效,什麼都無所謂…我們是不是個性不合,根本不該結婚的?」若玲若有所思的問。「其實『個性』包括了許多層面,基本上,除非是嚴重的心理或精神上的病態,大部份個性上的差異都可以因學習去了解、溝通而使兩個人能更彼此接納,而令關係更親蜜…」「那我們的問題到底出在那裏?我們也找過朋友、牧師的幫助,彼此也都努力過,但每次都不能持久,一忙起來那有空記得說『請』、『謝謝』、『我覺得…』…」「那麼妳現在最希望改變的是什麼?」若玲想了想,「只要他聽我講講話,多幫我做點家事,我就很滿足了…」「妳以前曾經邀請過他幫忙做家事嗎?」「當然有!」若玲頓了頓,「不過不是用『邀請』的…」經過一番討論,治療師為若玲歸納出兩個夫妻間溝通的問題,第一個是:以【抱怨的口氣】提出要求,其實這只會「激」出對方的不滿和怒氣,反而得不到所想要的,例如「你上班我也上班啊,你累我比你更累,下了班還要買菜做飯伺候這一家子,你就不會幫忙洗個碗嗎?…」另外若玲凡事要求完美的個性也是婚姻關係的殺手,譬如在她丈夫把碗洗完了、地擦了,若玲進廚房一看就開始批評:「你是怎麼洗的碗?週邊上還帶着飯粒…唉呀!擦地拖把要常洗啦!跟你說了多少次了,那有不洗拖把一路擦到底的?真是白擦!比不擦還髒。」這正是溝通上的第二個問題:【批評的口氣】,也是招來敵意、反擊和不合作的一種說話態度,因為儘管若玲無心,只是脾氣急、腸子直,但做丈夫的絕無法消受如此的「不尊重」和「貶抑」的。如果把夫妻相處比做是一門畫畫的藝術,而將日常生活的點點滴滴當作是顏料,那麼夫妻兩人的個性便是畫筆,只是雖是如此,但並非每對夫妻都能適切地畫出一幅婚姻之圖,至於畫得美不美,那又是更高一層的境界了。作者擬就夫妻之間溝通的技巧做一系列的探討,敬請待續。﹙之二﹚

好不容易才衝上高速公路,剛想〝還好,也許來得及…〞只見前面所有車尾的剎車燈都亮了起來,車速慢了下來,〝完了!塞車!〞一向好脾氣的安銘居然也握起了拳頭在方向盤上猛敲了一記,他不是氣而是急,他想:〝這下完蛋了,小玉又要不跟我講話、不理我了。〞上回是託了她姐姐的人情又是吃飯又是逛街的,好不容易才剛剛〝恢復邦交〞一個星期…偏偏手機又忘了帶,衝出辦公室只想要早一點到家…唉,小玉又會覺得我看公事比她重要,故意輕忽對她的承諾(六點半要到家)…怎麼辦呢?公司的2/3搬到亞洲,一個公司分在三個國家,錯過一個電話就要拖一天半…安銘知道怎麼跟小玉解釋都會愈講愈糟,都只會換來一個不理不睬…車子稍微向前滑行,塞得不是太厲害,但安銘的心已沈到谷底了。〝你又在房間抽煙了!你自己不在乎,我和孩子可不想做二手煙的受害者!跟你說過多少次了,要抽煙到後院去抽,你怎麼總是不聽呢?〞〝我只是進來接個電話,〞阿潘對安妮無休止的攻擊真是精疲力竭,他現在是能避開就避開,沒能躲掉的就以最簡短的方式回答,絕不多說,因為多說只會招來更多的攻擊,像昨天,安妮緊跟着他後面進了廚房,劈頭就問,〝你為什麼對我媽那麼不尊重?看你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我就有氣…〞阿潘咬著舌頭沒說出〝妳怎麼不說她老批評我?〞只說了句〝沒辦法〞就趕緊轉進書房,開了電腦,一副要加班的樣子。這兩樁婚姻都打了結。當夫妻間有矛盾時,小玉和阿潘採取了類似的消極方法來應付-矗立圍牆、冷戰。這將使誤會不得解開並在婚姻中產生矛盾、停滯,而將兩人的關係阻隔,這是婚姻的一大殺手。安銘常把小玉的需要因忙碌疏忽而放在較次要的位置上自然不是美滿婚姻的態度,但是小玉採取不理他、不講話的方式來表達她的忿怒或失望,對解決問題也毫無幫助。小玉的基本想法可能是〝要是他在乎我,他就應該(不該)…〞這種想法看似無害,其實殺傷力甚大,因為在沒有徹底溝通之前,小玉不知道安銘正用他的方式關愛(在乎)她而不是以自己所期望的方法來回應,毛病就出在〝溝有未通溝有未通〞。這時正確的方法最好是小玉告訴安銘,幫助他了解自己的需要和接受的方式,就是吵架都會比不講話好,因為一但不講話,關係就打了個死結。至於安妮指出問題來面對、解決,其實原意是正面的,但方法上卻有改進的必要。像結之一文中所提,不以『抱怨或批評的口氣』提出要求,面對問題應對事不對人,尊重對方、不貶抑。換言之,試著了解對方的〝方式〞,再清楚的表達自己的回應方式,避免用批評攻擊的手段使對方〝就範〞,以免失去兩人世界中能更擴展視野的益處和樂趣,或甚至因而失去了關係上的和諧與平衡。總之,夫妻間若有衝突,應當看作是一個促進成長、改善關係的好機會,不要逃避。學會尊重自己、尊重對方以及有效溝通,夫妻關係會柳暗花明,更上一層樓的。﹙之三﹚

〝一支接一支抽,你自己不想活就算了,為什麼還要害別人做你二手煙的犠牲者?你不是說要戒嗎?說得出做不到算什麼好漢?〞玉珠抱着小文一進門就被煙味嗆得咳嗽,忍不住怒從中來的開駡。算不清為了立民抽煙的問題吵過幾百次了,立民不但沒戒還愈抽愈兇,由憤怒到失望,玉珠面對立民光說不戒的抽煙行為,慢慢解讀成「軟弱的意志力,以及死皮涎臉的無賴相」,並且打從心裏開始瞧不起他。〝妳又好到那裏?看人家小魏的老婆,又上班又帶兩個孩子,家裏乾乾淨淨,一天三餐從沒缺過,你呢?你又幹了什麼?〞立民是愈看她愈煩,自從生了小文,玉珠愈來愈不修邊幅,拉里拉遢的,像個發過了頭的麵糰,又胖又鬆,更糟的是她變得嘮叨不停,有時還潑辣有加,真不像個女人。〝你有什麼資格駡人?你這個無賴!從車庫裏起就聞到煙味,你抽了多少包了?這那像個家?住工廠的煙囪裏都比這裏空氣好…我帶小文去我媽家住,省得她還沒上幼稚園就死於肺癌!〞想起當初在醫院,小文剛生下來立民兩手捧著紅咚咚温熱軟綿的小娃兒,曾經感動的熱淚盈框,當著玉珠的面像發誓一樣的喃喃說:「好好長大,小傢伙,為了妳,爸爸要戒煙,我要給妳最好的環境、機會…」真的剛開始的兩三個禮拜立民幾乎沒買過煙,但照顧嬰兒豈是易事?每兩小時餵一次奶,加上前面的哭,後面的清洗,他們倆人都累垮了,立民有時忍不住,跑到屋外抽一支,休息休息,放鬆一下,不久就發現愈來愈需要〝休息〞,因為人愈來愈覺得容易疲倦,沒多久,再也沒力量戒煙了。這是他的痛,他知道自己不對,對不起小文和玉珠,但玉珠老駡他無能,只有使他更無力去對付煙癮,現在玉珠又開始以回娘家為手段,要硬生生的切斷他和小文的接觸,使立民既憤怒又無奈。這個婚姻除了痛苦再沒有其他,但是如果要全部歸因於立民的煙癮問題,真的只是這樣嗎?其實比因煙癮問題而引發的批評諷刺更糟的是,立民和玉珠彼此間的輕蔑和打壓。他們互相污辱了對方的人格,一點也不顧及對方的感受,任意或蓄意的侮慢對方,更以犀利的言辭直傷對方的心,在在都是因為彼此不再禮敬、重視對方所致。原先,他們的主要衝突只在立民的吸煙上,但因不知如何解決而拖延下來,使得彼此的憤怒逐漸蔓延到每一件事情,每一個接觸點上,因而再也看不到對方的優點,更遑論那些足以增進夫妻感情的重要元素像體諒、讚賞、鼓勵、仰慕、欽佩、或真愛對方,結果是彼此間不再有一句好話,也不再覺得對方有任何吸引力了。嚴肅的說,這是一種心理虐待,因為他們在謾駡侮辱對方同時,除了洩了憤、討了公道,還混合著對婚姻亮起紅燈却又無計可施因而只能憎惡對方所帶來的羞恥感。此外,輕視也不只是表現在謾駡上,譬如有些夫妻懷著惡意,故意模仿對方的動作、嘲笑、臉上不屑的表情(白眼、斜眼看,翹嘴角…)等,均有極大的殺傷力。輕視,正像一輛面目猙獰的巨型推土機,不但將婚姻園地中的一切美麗花草全毀了,它還會將婚姻的基石根本動搖,甚至完全崩塌,不可不忌!﹙之四﹚

嘉嘉一臉疑惑的瞄了大為一眼,轉臉問心理治療師〝你說我們之間最大的問題是自我防衛?我實在不明白!〞〝就剛才你們分別給我的例子,談到過去這一星期來你們覺得生氣或受傷的事,我希望你們完全用當時的語氣和用詞,再將事件重述一次,以便我們進一步分析。〞

嘉嘉的例子是,前天晚上她試著燻了隻雞,是她剛學會的,當她把燻雞放上桌時;

嘉嘉:〝我燻了一隻雞,你大概不會喜歡,你從來都不喜歡我煮的菜。〞

大為:〝我不是不喜歡你做的菜,只是我的口味比較重,妳做菜太淡了些。〞

嘉嘉:〝可是你去你姐姐家就大吃大喝,她們家的菜一點鹽也不放的…〞

大為:〝那是因為姐夫剛發心臟病,不能吃鹽,我是去插科打渾弄些氣氛讓他們開開心,不能要求啊!…〞

嘉嘉:〝那你就不嫌菜太淡了?〞

由於嘉嘉對自己的自信不夠,怕別人批評她,所以常常先發制人的認為別人對她或對她所做的事情有負面的想法,這是一種近似「投射作用」的自我防衛,將個人自已無法同意或接受的意念,歸到別人身上;亦即把自己具有的意念,說成是別人具有的。另外大為的故事是,他至少提醒過嘉嘉兩次有關這個月12號以前要付保險費的事,但是因為嘉嘉的疏忽,現在得付罰款了;

嘉嘉:〝你知道12號以前要付,為什麼你不去付?又不是沒有支票本!〞

大為:〝所有的帳單不都是妳管嗎?我要是付重複了呢?〞

嘉嘉:〝我說我只管每月例行付的帳單啊,那種三個月一期,六個月一期,一年一期的帳單應該歸你管才對啊!〞

對大為的抱怨,嘉嘉可以立刻回敬一個抱怨,甚至否認付帳單是自己的責任,這是嘉嘉在處理因遲繳保費被大為責備而引發的焦慮,所採用的一種「退化性」的自我防衛方式,亦即一旦遭遇鉅大壓力,人們常會退回到一種不成熟且不恰當的行為反應中,以降低焦慮。夫妻之間常見的自我防衛行為還有「合理化作用」像找藉口,譬如〝101上大塞車,當然回來晚了啦!〞(天天如此,為什麼不試試別的路線)〝你們公司分了紅你怎麼沒告訴我?〞〝告訴你不就被你花光了?〞還有一些較温和的自我防衛方式,也常常可以在夫妻不良的溝通上發現,例如:〝你問這個幹嘛?〞〝妳也嚐了被冤枉的滋味了吧!〞〝你怎麼那麼懶,一點家事都不幫。〞〝才怪!妳才懶呢,從來不幫的是妳!〞或者〝你不是說你會加滿汽油嗎?〞〝因為妳要我「準時」到家,所以來不及加嘛!〞諸如此類,雖然並不立見強烈的殺傷力,可是多了、久了,堆積起來的不滿和不信任,也是十分可觀的。自我防衛本來是一種自然的,保護自己不受傷害的本能反應,通常是用來因應焦慮。但是如果像結之三所提的「輕蔑和打壓」之病態性防衛方式,則將是一條走向痛苦,或破裂婚姻的不歸路,千萬要警醒,必須找專家協助,儘速改善兩人間的互動模式,以免不自覺的賠上了夫妻和諧的關係。

Couple & Marriage - Articles from Other Webs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