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e Website Language

Couple and Marriage

We feature an increasing number of educational articles that benefit our Chinese community. Please click the topic of your interest for various relevant articles.

剪不斷、理還亂 Marital relationship

剪不斷、理還亂

Marital relationship

執筆者:蔡欣 Mary Tsai, LMFT 

出版日: 12/2007

 

﹙之一﹚

由微波爐中取出剛熱好的電視快餐,忽然窗外傳來一陣孩子的喧鬧及大人的哄笑聲,台敏好奇的走向窗前,目光所及,巷子兩邊都停滿了車,灯火輝煌的不止斜對面一家,〝噢!是感恩節…〞,台敏的心抽了一下,走過去打開電視機,並將音量調高,似乎想藉著電視上的對話聲壓過鄰居的熱鬧,又像是要趨走一屋子的淒清孤寂。多少年了,她最怕逄年過節,怕人問她要怎麼過,怕好心的友人唯恐她寂寞邀她一起過,更怕一人獨處會想到遺棄她的丈夫和悖逆的女兒只為要跟男友同居便跟她決裂…這到底是為什麼,她到底那裏做錯了?…

台敏是個勤奮負責的人,能吃苦、肯犧牲,從來不為自己想,只求做好事情,思想傳統保守的她,當初放棄了自己深造的機會,打工供應丈夫的學業,什麼粗事重活仗著年輕,咬著牙都撐下來了,丈夫終於拿了博士學位找了份好工作,但卻反過來看她不上眼了,嫌她呆板、囉嗦、上不了枱面,公司裏的慶宴從不帶她去,〝省得丟人現眼〞。當女兒12歲時有一天,丈夫回來交待式的告訴她:「…人家會四種語言又擅交際,是我事業上的好幫手,你比不過她的,等離婚文件送來,你就簽個字吧!咱們好聚好散…」台敏還沒聽懂丈夫在說什麼,他就一陣風的走了…女兒怨她沒有媚力,沒有手段,留不住丈夫的心,從此瞧不起她,走和她完全相反的路線,化粧打扮、穿著暴露、作風大胆,完全不聽她的,幾年來她為女兒天天提心吊膽,心中的怨怒悲哀、挫折和無力感幾乎擊垮了堅強的台敏,最後女兒和她結了仇,18歲時搬去和男友同居,〝順便〞斷絕了跟她的母女關係。

〝為什麼?為什麼?…〞台敏啞然,她這一生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沒讓自己休息過或享受過,但結果呢?不是說種瓜得瓜、善有善報嗎?到底錯在哪裏?要是能回頭重新再來,我該怎麼做才對?台敏無語問蒼天,突然記起了丈夫那個女人對她說的一句話:「妳太不懂照顧好自己了…」「她說得對,我是太不懂得照顧自己了!」看著電視快餐黑色塑膠盤中疲軟發黃的四季豆,台敏對自己說。

「我是來學怎麼樣對自己好,怎麼樣照顧自己的。」台敏開門見山的對心理治療師說。這是她選擇照顧自己的第一步-去見一位心理治療師。「我和丈夫離婚已經七年了,我極端的不快樂,沒有人能幫我改變,所以我決定嘗試自己來改變自己。」治療師難掩心中的激賞和欽佩,這麼個決定,對一個受冤屈痛苦的人來說,是多麼的難,但也是多麼的重要,因為怨天尤人於事無補,不但自己厭倦,連四週最親近的人也都害怕重複聽那些苦水,與其坐而怨怨艾艾,倒不如起而正視問題所在、思索對應之道、尋求掙脫突破方法,讓自己走出陰霾,重建新生活。

﹙之二﹚

四個孩子中,台敏是唯一的女兒,排行第三,她從小就知道父母辛苦所以總是很聽話,像爸爸一樣做事認真,像媽媽一樣勤勞節儉,功課一直很好,考上一流學府後,認識了同校不同系的丈夫,雖然年青的她當時不乏人追求,但台敏覺得他很可靠,於是一畢業就先結了婚,相約一同赴美深造,誰知台敏懷孕,兩人的獎學金不夠三人開銷,台敏決定〝暫停〞自己的學業,先打工把丈夫供出來,等經濟有了著落再回學校。不幸丈夫的指導教授屢屢刁難,他的學業不很順利加上嬰兒花費不小,所幸鄰居有一老太太非常喜歡他們的小女兒,幾乎是免費的替他們看顧她,台敏於是打三份工維持了家中的生活,「妳覺得委屈嗎?」治療師問,「那時還好,尤其在煎油餅站了九個小時,腳腫了或是搬動殘障的老太太傷了腰時,丈夫會很温存的問候,替我按摩、倒水等等,讓我覺得很值得。」那段算是他們最甜蜜的時光,為著共同的目標、同心努力、互相打氣、安慰。

「我開始覺得不對,是在他快畢業時…」台敏繼續回想。苦讀了八年,終於文憑在望,丈夫心情放鬆下來,各方人士開始請他們吃飯以示祝賀,台敏因英文能力不夠,無法讓她自在的在〝博士〞群中週旋,但她愈是想躲在丈夫身邊,愈覺得他有意躲開她,在他的畢業典禮那天,丈夫終於開腔了,為了工作方便,台敏早將一頭秀髮剪得短短的,且被油煙燻得髮根乾燥,失去了光澤,沒有時間、精力保養的皮膚也出現了過早的粗糙和黑斑,「算了,妳別去了,連件像樣的衣服都沒有…」丈夫冷冷的說。「哦,這件不好嚒?那我去換那件米色的吧。」台敏不知就裏,以為是這身桃紅的洋裝土了些,「妳去照照鏡子吧!妳要我向人介紹妳是我媽還是我阿姨?…」丈夫不耐又鄙夷的態度驚住了她,她腦子飛快的旋轉著,弄不明白到底怎麼一回事,丈夫似乎也自覺失態,拍了拍她的肩「我還是自己去吧!」聲音和緩了許多,人卻已走出門外,從那天起,台敏就搬出了卧室,雖然丈夫也來找過她幾次讓她搬回房裏去,但台敏覺得他毫無歉意,只是想安撫自己的罪惡感,她不想妥協,卻將心碎的疼痛、委屈埋進了自己的內心深處。

「妳先生對你是不厚道,但是妳對妳自己更不好」治療師看著台敏的眼睛充滿憐憫的說。「看來在結婚初期妳承擔的是父母的角色,而妳丈夫則像個完全依賴妳的小孩,這是一個非常不平衡的婚姻關係,妳像媽媽一樣,可以為了愛兒女,忘掉自己和自己的喜好、需要…可是到頭來,因為夫妻終究是平等,那份因不平衡而產生的衝突、隔閡,將逐漸浮出抬面,最終以腐蝕婚姻收場。」治療師試著讓台敏了解,儘管談不上〝她做錯了什麼〞,但是婚姻過程中,維持一份對等的互動關係,是非常必要的。也就是說,照顧丈夫同時,要記得也要照顧自己。

﹙之三﹚

台敏的故事開始在計畫與丈夫抵美讀書,卻不料因懷孕而中輟學業,她犧牲自己的深造機會而成全丈夫取得了博士學位,之後卻讓丈夫以〝人家會四種語言、是事業的好幫手〞而遭遺棄。當年,台敏以丈夫功課忙、教授刁難、壓力大、心情鬱悶…等,儘量不煩他或給他任何壓力,一肩扛起了丈夫課業以外的三個人的生活重擔,她打了三份工,超時、超量、超體力的工作完一天,回家還要洗掃、煮飯、帶孩子,最後卻被丈夫以〝擺不上檯面〞而離棄,台敏真是一如晴天霹靂,震得她不知所以、難以招架。

經過幾次輔導面談後,台敏逐漸明白:面對並承擔了婚姻中的所有壓力,自己當然會一下子老得這麼快,而丈夫則因為完全沒有付出,還像個單身漢的心態,只想到自己要的,只考慮怎麼讓自己更高興更〝成功〞…自己對他來說更只像個舊冰箱,耐用、忠心、老實不會跑的,打開門裏面就有吃的有喝的,等到他有能力換個房子,這個舊冰箱配不上新廚房了,就丟了換個門面漂亮的…台敏為自己所做的比喻笑了,多麼貼切,但…又多麼悲哀。

在持續的輔導過程中,治療師讓台敏學習到,當夫妻之間遇到困境,互助互補是絕對必要的,但第一、不能讓其中一個人做得過量,一面倒;第二、要能彼此分擔與分享,好使夫妻倆人在對婚姻家庭上一直能保持著同步同心、互相尊重與感謝;第三、共同學習〝解決問題的方法〞,以就事論事的果斷精神,改善婚姻生活中的問題。

治療師更温和的看著台敏,繼續為她打氣並問道:「好在一點也不老,才三十多歲,一切都可以重頭開始,就算回學校讀研究所也一點都不晚。重點是妳知道如何照顧自己了嗎?」「我想我知道要對自己好一點了,也不再逼自己超過自己體力、能力的長期去付出了。」台敏慢慢的若有所思的回答。「我非常同意,不過,我希望妳能更清楚的了解妳自己,以便能夠知道什麼是超量、什麼時候該停、什麼時候該要求、什麼時候該說話…等等,能時時保持自己身心靈的平衡和健康,才能迎接生活中的各種壓力,逐步解決問題。」治療師說。台敏充滿感謝的回應:「這正是我想要的。」她眼裏燃起了希望,極配合的與治療師從探索自我開始,除了認識自己,更進一步知道什麼是自己的喜好、想法、願望、感覺以及自己最珍惜的或最恨惡的…;同時學習說〝不〞;提出自我主張;增強自信;重新進入學校,完成中斷的學業並提高社交與戶外的活動。透過心理輔導,台敏終於能走出失婚的陰霾,重拾自尊,開始她自在的單身生活。

Couple & Marriage - Articles from Other Webs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