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e Website Language

Couple and Marriage

We feature an increasing number of educational articles that benefit our Chinese community. Please click the topic of your interest for various relevant articles.

有關婚姻 Marriage

有關婚姻 

Marriage

執筆者: 許秀美 Helen Hsu, LMFT 

出版日: 8/2009

 

﹙之一﹚

婚姻肇始,自不待言的,是兩個人的組合,因此一但婚姻產生問題,自然的,被認定應該是婚姻中的雙方,共同去面對處理。惟事與願違的,當婚姻發生問題,夫妻雙方常常對解決婚姻問題的意見有所分岐,譬如對婚姻問題的嚴重程度、根源,無法共識;對改善婚姻問題的意願、動力不一致,或甚至是一方要合,一方要離…等,使得前來尋求專業輔導的婚姻個案,不乏只是夫或妻單方。

「我有一些婚姻上的問題,可是我的丈夫(妻子)不願來看治療師…如果只有我來,有用嗎?」通常只是夫或妻單方前來接受輔導的婚姻個案,都是以如此的一段話做為開場白。筆者首先要清楚且堅定的說:「是的,有用的。」因為每當婚姻中的一方改變了想法、行為,便足以牽動這份婚姻的轉向興移動。

當只是婚姻中的一方前來尋求協助時,輔導重點將會刻意地放在此一單方個人的考量、需求及動機上。首先治療師會協助個案去評估、釐清,自己是否真正有意願去單獨面對婚姻問題的處理,譬如是否真的認為這份婚姻值得去挽救,而不只是為了聊備一格的去頂着一份婚姻的名義,或因其他原因企圖保留一份名存實亡的婚姻關係。其次,幫助個案認清,一但決心去單獨處理婚姻的問題,即意味着無法去錯誤地期望在整個改變過程中,可以有婚姻另一方的任何合作與妥協(如果可以期待,為什麼他(她)不一起來?)。在輔導進行中所循序立下的目標,也只是為了個案自己。個案不必去為另一方訂定目標,也不可强求對方接受自己所訂下的目標。譬如一個因生活壓力而易怒導致與丈夫的關係逐漸冷淡疏遠的妻子,可以立定目標:「在未來的兩個月中,每星期只發三次脾氣;然後再兩個月,只發一次…」。這樣的一個目標,只是為了自己而定,並且認清是自己要躬身力行,而不是附帶着一個但書:「如果我丈夫不再晚歸,我就如期做到;如果我達到目標,他也要每星期陪我一次…」。最後,還要鼓勵個案堅定自己。因為儘管要努力改善婚姻,是出於意願而不牽強,但是仍會因孤軍奮鬥,而生退卻。所以還要進一步協助個案認知:改變不會是一蹴而幾,婚姻的問題其來有自,很難得到立竿見影的奇效,因此堅定自己的決心,不氣餒、不做不務實的期望,特別是因一方改變而帶來另一方初期的莫名所以及不習慣,都必須假以時日才可能克服而收水到渠成的結果。

走筆至此,筆者要回頭強調,〝夫妻雙方在婚姻問題的成因與嚴重程度所形成的共識〞,將在婚姻問題的改善與否,扮演一個舉足輕重的角色。因為當夫妻任何一方〝決心〞從婚姻中撤離,其間便意味着該婚姻問題有著非比尋常的嚴重程度,譬如外遇或不再有愛…,那麼任何一方的單獨尋求婚姻輔導,其獨力奮鬥,除了倍增辛苦、因難,最後甚至可能只是流於着眼在處理如何和平分手,或是解決分手後的各項問題等。換言之,如果一方〝我心已去〞,任由另一方如何努力,都將只是徒然。因為〝心意〞絕不可能是要來的、求來的,而是贏得的。因此別讓婚姻走到〝心存放棄〞的境地才察覺到改善的必要,要在問題發生當刻,便藉着仍舊有愛、有親情,及時改善修護。(待續)

﹙之二﹚     

研究報告中指出,透過婚姻,使得進入婚姻中的雙方,得以建構一份相依相伴的關係,除了分享彼此對提高生活品質的看法,並共同協助去實現個人的理想與成長。只是不幸的,另外的調查數據却又顯示,超過40%的婚姻,最後以離婚收場,更具體的說,在結婚的初初十年間,幾乎每三對夫妻,就有一對以仳離,不得善終。於是有更多的研究報告致力於探討:何以婚姻以不同的結果收場?究竟是個性使然?環境因素?命定的?抑或白頭到老的婚姻,果真是恩愛逾恆,從無口角、齟齬?本文擬就此相關問題,略述其一、二。

首先,研究報告中發現,夫妻雙方對〝婚姻問題以及離婚〞的看法,與婚姻關係持續的長短,有其極大的攸關。換言之,如果一對夫妻相信〝離婚〞不失為一個解決婚姻問題的方法,那麼一但婚姻窒礙、困頓,我們可以說該婚姻將潛藏着更大的離婚危機。尤有甚者,縱使無意或婚姻問題不致鬧到分手,但是常把離婚掛在嘴上,說久了,也要弄假或真。筆者個案中,便不乏在婚姻瀕臨破裂時才懊腦、唏噓:「…每次吵架,我就說:離婚吧!現在,果真離了…」。

再者,從夫妻雙方認定:〝離婚〞,是解決婚姻問題的方法之一,不難看出對離婚有一定程度的迷思,認為再婚將會藉着前一份婚姻的失敗,一如〝前事不忘,後事之師〞般,而使婚姻更美滿,因此相信離婚可以是具建設性的。事實上調查數據指出,再婚的離婚率,遠遠超過了第一次的婚姻。這就好比相信試婚(婚前同居),將可減少離婚率一樣。其實,婚前先行同居的婚姻,有其偏高的離婚率,這是因為同居者對同居關係抱持一種嘗試性的態度,認為它是暫時性的,可以隨時終止的,因此這份態度日後也影響了對婚姻關係的看待:合則聚,不合則散。

另外的一個迷思是,認為美滿的婚姻是沒有爭執、吵鬧的,因此如果婚姻出現爭吵、衝突,便是萬劫不復而將以分手結束。事實上,研究報告也指出,在持久的婚姻關係中所面對的婚姻問題,並不異於或亞於以離婚終結的婚姻。唯一不同的是,在一份持久的婚姻關係中,夫妻雙方透過磨合-磨擦與搆和-終究發現,婚姻中確有其無法令雙方完全苟同、看法一致,或毫無矛盾的可能。關鍵是在夫妻雙方認定,婚姻關係和諧美滿的重要性,遠超過婚姻問題本身。因此一但婚姻觸礁,夫妻雙方會努力讓彼此協力同心,在婚姻的問題上取得共識,共同思圖解決之道,使婚姻中不可免的問題,不致喧賓奪主的腐蝕了雙方所構築的關係,這就像有些外遇的個案,還是不乏有夫妻雙方一起接受輔導,共同去面對那個婚姻的第三者。

尚有迷思還涉及小孩,譬如只要生下小孩,婚姻的問題將迎刃而解;離婚後,有繼父母的孩子,在成長上好過單親;孩子小,容易忘掉因父母離異而有的傷害…等,筆者擬於下文討論。(待續)

﹙之 三﹚      

我們是否偶而會聽見,一對時有爭吵却不得解決之道的夫婦說到:「也許只要生個小孩,爭執就沒有了,婚姻也就改善了…」。這便是婚姻問題中涉及孩子的許多迷思之一。

孩子,固然是婚姻中極美好的結果之一,但是一個孩子的誕生與婚姻既有問題的迎刃而解,卻毫無相關。試想,當一個新生兒誕生,夫妻雙方起居作息改變;因照顧嬰兒所要投注的時間、精力;彼此在一起的活動減少;財務負擔…等等,在在都引發不同程度的壓力,使得恩愛夫妻已經疲於奔命、倍受考驗,更遑論是一對有其既存的婚姻問題卻試圖藉孩子去消極對應的夫妻。

事實上,調查數據顯示,有一半以上的夫妻在有了第一個孩子後,感覺婚姻品質下降,這也是對丈夫外遇的發生時間,出現在孩子誕生後不久此一事實的一份佐証。聖塔克拉拉大學心理學家Dr. Jerrold Lee Shapiro 也指出:「一個新生兒是否讓婚姻更為親蜜或更為疏離,其實是決定於這一對夫妻在孩子誕生前既有的關係。」尤甚者,研究報告也發現:近年來婚姻的離異與否,〝為了孩子而守住婚姻〞,已經不再是重要的考量因素了。

另外還有一個對再婚的迷思,認為離婚後,一個小孩在擁有繼父、母的家庭成長,會好過單親。事實上,因再婚而組成的家庭,由於帶着兩份可能極不相同的生活習慣、成長背景,對孩子或再婚父母雙方,都面臨極大挑戰,加上孩子對既有的、無法住在一起的生父、母之懷念,或一些入主的觀念,比如晚娘臉孔、後父難處…等,使得孩子對父母離異後的生活調適,更為艱難,若孩子正值青少年階段的叛逆、不馴,將使繼父母與繼子女間關係的緊張,更為雪上加霜。

最後,一個爭議最多的迷思是認為孩子小、容易健忘,很快地會從父母離婚的創傷中復原。儘管不是所有父母離異的小孩,都會在身心上嚴重受創,但是調查研究卻指出,在孩子所面臨的創傷中,就屬〝父母離異〞,影響最為深重,甚至遠超過父母的死亡。因此一但孩子從父母離婚中受到傷害,其結果將更為深遠。研究報告也顯示,年齡越小,適應越困難,並且較易顯現在身體上的症狀,譬如喊肚子痛、食慾不振、容易感冒、尿床…等,至於青少年階段則會出現蹺課、逃學、未婚懷孕、毆鬥,或甚至發展出嚴重的精神疾病…等。

面對離婚的比例與日俱增,我們不禁要問:離婚,真的令宣告仳離的雙方更快樂嗎?根據調查報告,答案卻是否定的。尤甚者,從一份對不快樂婚姻的夫妻所作的追蹤調查發現,在三對沒有選擇離婚的不快樂婚姻中,經過五年,會有二對報告改善了關係而覺得婚姻美滿。我們不禁要再度強調,婚姻,宛如人生,有其不免的盛衰榮枯,守住踏上紅毯的那份初心,努力經營,到頭來,我們會覺得真是值得的。

 August 2009

 

Couple & Marriage - Articles from Other Webs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