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e Website Language

Couple and Marriage

We feature an increasing number of educational articles that benefit our Chinese community. Please click the topic of your interest for various relevant articles.

耆英的婚姻生活 The senior's marriage

耆英的婚姻生活       

The senior's marriage

執筆者: 許秀美 Helen Hsu, LMFT 

出版日: 4/2010

 

「隔壁的劉奶奶和劉爺爺,離婚了…」這樣的一則消息,如今已不再會引起太大的震驚與不以為然,因為從數據顯示,近年來,老年人口的離婚比率呈現攀升的趨勢,已經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儘管離婚狀況發生在各年齡層,且出現在婚齡長短不等的夫妻間(短者二個月,長則可達五十年),但是導致婚變的原因却可能還是大同小異。只是老年人之所以在遲暮古稀之年,仍舊選擇離異,讓我們不禁對其背後的可能緣由,更為關切與正視。

首先,年長者在一定的年紀後,將會面對〝退休〞此一生涯過程。退休後,餘暇增多,生活重心由工作轉移到日常作息上,有些老年人由於心理上一時無法適應,而不免因相處時間增加而產生較多的磨擦。譬如操持家務的一方,要開始按時準備三餐;日常生活上彼此多了一個人介入、干預,或甚至必須騰出時間去照顧對方…等等,如果長期以來,夫妻關係本就不夠和諧,那麼因退休而造成彼此生活型態改變所必須的〝重新磨合〞,就更為困難。

其次,老年人的婚姻,縱使不一定結髮半百、共渡白頭,但是在通過一起共同生活、養兒育女、為生活奮鬥打拚…等朝夕相處後,却也構得上〝風雨同舟數十年〞。但是如果夫妻因個性不合,經常吵鬧、打駡,長久以來積怨積恨…當孩子年幼時,還可以為了孩子而勉強湊合渡過,一旦兒女長大、父母終老,了盡了一切社會責任後,便容易因不堪長期忍受而一如〝熬出頭〞般,要求仳離。

再者,年長後,由於身心、健康上的老化現象,除了年老力衰、體弱多病外,有時甚至造成性格上的變化,譬如強烈的以自我為中心,堅持自己的看法、習慣,流於易怒、嘮叨、批判,最後甚至猜忌等,使得有些老年人被冠上一個不雅的稱號:老古董、老頑固,更致使身邊最親近的伴侶,不勝其擾,最後還可能以離異,不得善終。

當然老年人的離婚原因,也包含一般離婚案件的相似因素,譬如婚外情―亦即黃昏之戀;見異思遷―少數老人退休後,在活躍的活動中經不住誘惑,產生喜新厭舊的心理;錢多作怪―因為經濟穩定,所謂〝有錢便有膽〞,而花心油生…等。另外,因教育水準提高、社會風氣開放,耆英開始追求一定的靈性成長,也是部分長期平淡、缺乏互動交流的婚姻之所以離異的主因。

婚姻生活,有其一定的正向作用,擁有美滿的婚姻,使人長壽健康、知足快樂,且寬容平和、易於相處。這些特質,在老年生活尤其重要。因為人到老年,隨身在側的,便是配偶、另一半,加上因退休慢慢與主流社會遠離,而有更多的時間安居在家,如果婚姻生活時起齟齬、長期不和,對老人家的身心健康都有不良影響。筆者將於下文探討,面對耆英離婚可能的因應之策。(待續)

               

上文犖犖大端的列舉了幾項,耆英離婚較迥異於其他年齡層的可能緣由:退休後的不良調適、婚姻生活中長期未決的問題,以及年長後,由於身心健康老化所引起的性格改變等。本文擬就此三項,探討其因應之道。

首先面對退休生活的適應,宜於事先有所規劃。即在自我察覺下,評估自己的身心健康狀態、經濟條件,設定目標,未雨綢謬的規劃退休後的生活。具體的行動可以是一、將自己的角色轉換、淡出,譬如卸下了朝九晚五的上班族角色,可以試試洗手作羹湯的樂趣,並淡出名利財色的人生舞台;二、以開放學習的態度迎接退休後生活的重大變化,切忌自囿於既有的人生經驗裡;三、調整期望值,一旦屆退休,即意味高齡,因此對自身及配偶的健康狀況、生活條件,以及子女長成後,就其自有的家庭社會責任所能提供的孝養等之期望,都必須建立在一個真實而合理的尺度上,俾免期望過高,失望則愈大;四、培養嗜好、興趣,參加活動,特別是配偶也可以一起參與的活動。

其次,論及婚姻生活中長期未決的問題。固然,一份不愉快的婚姻,絕對藏有一些未決問題,即所謂〝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但是在耆英的婚姻中,更因其婚姻已然長久存在,並且在年輕時為了生活、孩子、面子的湊合過日中,使熱吵變成冷戰;問題被逃避否認;最終急病形成沈疴;長期分房,或形同陌路;因此一旦走入諮商室,其問題冰凍程度,實已非〝三尺〞足以形容。這也是筆者在婚姻諮商中,經常鼓勵夫妻雙方,認清正視問題,透過對話溝通,即時將問題談開化解,以避免讓問題擱置、積累,及至醱酵。當然,在傳統的婚姻中,一旦問題來臨,如果沒有立馬的解決方案外,到頭來總是不自覺地,採取〝忍讓〞,雖然不失為是一個方法,但終究只是逃避、推延問題,除非忍讓最終轉化成寬容、接納,否則因吞忍而累積的委屈,將於日後蓄勢大發。

走筆至此,筆者也無意洩氣、打擊信心,因為唯其耆英的婚姻一如前文所提,風雨同舟了數十年,其中苦樂參半、恩怨同行,自不由年輕婚姻所能匹比,如果能在到老時刻,回觀走過的歲月,檢選那些曾經胼手胝足的共同奮鬥,以及馨香溫暖的記憶湎懷,甚至追溯初心:「我將此生託付給他;任憑若水三千,我只取此一漂飲…」,以感恩的心,銘謝一路娓娓走來,彼此平安健在,並珍惜此一相依相伴,直到永遠,那麼對婚姻問題的解讀,常常會有另一番見解。筆者便經常在輔導過程中,領益於年長個案的智慧與悟性,受惠無窮。

最後,談到年長者的性格變化。雖然基於老化的自然現象,身體力衰不免影響心理變化,但是高張且異常的負面情緒,仍舊與長期的生活壓力或未竟的問題息息相關,除了尋求完整的身體健康檢查外,進一步的心理諮商也有其一定的必要與成效。

April 2010

Couple & Marriage - Articles from Other Webs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