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e Website Language

Elderly Mental Health

We feature an increasing number of educational articles that benefit our Chinese community. Please click the topic of your interest for various relevant articles.

面對死亡:安寧照顧病人篇 Facing death : hospice, patient’s journey

面對死亡:安寧照顧病人篇

Facing death : hospice, patient’s journey

執筆者:黃茜如 (社會學博士, 認證催眠治療師、能量治療導師) Chien Ju Huang, Ph.D.

出版日:  3/2008

 

﹙之一﹚

我做安寧照顧的義工已快兩年了。很多人都奇怪,什麼叫做安寧照顧 (Hospice Care)?我是用什麼心態去面對這樣的病人?

安寧照顧,也稱為臨終看護,基本上,是指對一個被醫師宣告生命不會超過六個月的病人的照顧工作。照顧的目的不是在「治癒」,而著重如何幫助病人減輕痛苦,提升病人最後階段的生活品質(Quality of Life)。安寧照顧的義工不做醫療護理,基本上只是幫助病人連帶其家屬走過這最後的一段時間。義工根據自己的專長或是興趣,選擇不同的服務方式,例如陪病人聊天、讀書、畫畫、聽音樂打發時間,或是用另類療法例如催眠,精油,按摩,能量療法等,來幫助病人減輕痛苦。我選擇做這樣的義工,是覺得如果我能學會面對死亡,那我對自己的未來,就再不會畏懼了。我用慈悲喜捨感恩的心去幫助病人,也感謝每一個病人用他最後的生命來教我生死學。有的時候即使病人很不舒服,脾氣不好,或是往生,我也學會了用平常心去面對,去放下。

很喜歡許添盛醫師在《絶處逢生》這本書裡說的一段話:(頁191-192)

「怎樣才能在臨終時刻體會到:人生當中,我們不可能真正的擁有任何東西?我們真正要做的,其實是如何去珍惜。有時候,放手比擁有更為困難。如果我們能夠放手,放下那份執著,才可以真正掌握我們的生命。當我們不能掌握我們的生命,我們會什麼都去抓,以為這樣就安全了;事實上,你抓得越多,越感到恐懼。一但你放棄那些執著,放棄想要掌握的人、事、物,反而是自在。」許醫師在個案問到「如何在臨終的時候減少病痛的折磨,死得痛快,平安的走?」這個問題上,也有獨道的見解:「你怎麼活,就會怎麼死,死亡的過程,其實就是你一生的縮影。」

其實我們都知道,不管每個人的人生是怎麼過的,最後的結局都是死亡,真正的差別只在於如何走過最後的一段路。在一些病人身上,我看到的是恐懼,掙扎,無奈,或是自怨自哀。而在另一些病人身上,我看到了希望;尤其是有強烈宗教信仰的人,或是相信輪迴、靈魂永生的人身上,死亡並不是一件可怕的事,只是難過沒辦法多陪親愛的人一下,讓他們受苦了。也有病人,接受現實,但是不願意放棄任何希望,開放心態,懺悔感恩,正面思考,改變飲食作息,與病痛為友,結果是病情好轉,症狀消失,有的人活下來了,也有的人至少比醫生預期的多活了好幾個月。

之所以每個病人在臨終時呈現不同的行為反應,追究其因,乃在各人面對死亡時,所經歷的轉折心態之不同。筆者將在下一篇文章中討論。

﹙之二﹚

伊麗莎白‧庫伯勒羅斯 (Elizabeth Kubler-Ross) 是研究死亡學及臨死經驗的先驅。在1969年《On Death and Dying》這本書裡,她就提出了享譽醫界的「面對死亡的五階段理論」。庫伯勒羅斯根據她的臨床經驗,推論出一般被宣告來日不多的病人,會經歷五種不同階段的心歷路程:

第一個階段是「否定和逃避」:病人通常一聽到這個不好的消息時,會非常震驚,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有的人甚至會否定一切,覺得一定是診斷錯誤,要再找別的醫師檢查。也有的人會刻意規避親朋好友的關懷,也不願意聽到任何跟自己疾病或是跟死亡有關的字眼。

第二個階段是「憤怒」:「為什麼是我?我還這麼年輕?」「我做了什麼孽?要得這種病?」「上帝不公平,我一輩子辛苦工作,這事為什麼會發生在我的身上?」有的時候病人看到其他人健健康康,開心說話做事,自己卻來日無多,就更生氣,覺得妒嫉,或是覺得別人不夠關心自己,他們開心過日子而自己卻在受苦。病人的憤怒,會直接投射在平常照顧自己的醫護人員或是家屬身上。

第三個階段是「交易」,尤其是跟自己信仰的神做交易:「我還有一家大小要靠我糊口,我怎麼可以丟下他們不管了呢?讓我活到孩子夠大可以賺錢養家好嗎?」「我改,我會好好聽話不亂發脾氣,乖乖吃東西,只要能讓我活下去。」在這個階段,很多人會迫切的想要有個信仰做依靠,求神拜佛做懺做善事希望可以延壽。當看到病情沒有好轉或是反而每況愈下時,有些人可能會對自己的信仰起疑惑,覺得神已遺棄自己,不再眷顧自己了。我曾看到病人往生後,家屬因為極度傷心而放棄了原來的信仰,再也不相信有神的存在。

第四個階段是「憂鬱」:傷心失望,難過自己失去健康,無法工作,無法做自己喜歡做的事,行動力也受到限制,沒有能力自由行動。也難過自己以後會成為家人的負擔,害怕經濟會不濟,害怕到時候家人會遺棄自己,或是害怕自己到最後會一塌糊塗,靠機器維生,活得沒有一點點尊嚴。這個時候病人看不到希望,只覺得自己很沒用,很氣自己,或者想乾脆早一點死了就算了。

第五個階段是「接受」:知道死亡是不可避免的,有的人會心甘情願的去面對,去交代或處理後事,「我已經準備好了,就看神什麼時候有空來接我了!」也有的人接受死亡這個現實,卻不願去面對,直到臨終都可能怨恨生氣,走得不安詳。而有更多的人,連這個階段都沒還進入就不甘心的走了!

﹙之三﹚

面對死亡威脅,其實有很多現實的事需要處理,例如醫藥療程,藥劑使用,必要的化療程序,遺囑,保險,後事的安排,臨終急救處理決定等。病人若能早一點理智的處理或是交代清楚這些事,家屬就不會在臨時慌了手腳,或是擔心所做的一切是否合病人的心意。有的時候病人來不及交代就陷入昏迷,或是在重度藥物影響下沒法清楚的做決定,這時家屬的負擔就很重了。

同時不管病人清不清醒,病人都能夠感應到照顧者(最主要是家屬,其次是醫護人員)的情緒和意圖。相對的,病人身體情緒的反應可能會帶給照顧者很大的壓力。照顧者有再多的愛與耐心,在長期照顧病人的壓力下,也可能會身心俱疲。若病人不能體諒,一味苛求,走到最後,可能兩敗俱傷,照顧者可能情義轉薄,也可能陷入憂鬱。這種病人與照顧者之間的微妙感覺,常能左右病人求生或是求死的意願。而這種意願,會立即反映在病人自己的健康狀態上。

在照顧病人的過程中,只要有機會,我都會請病人想一想病痛在教自己什麼,自己在學習什麼?如果過去的思想行為模式導致病痛的發生,想要減輕病痛,就必須做轉換,並且練習懺悔、原諒、和感恩。不需要後悔已經發生的事,因為那是學習的一部分;去面對去懺悔,以後不再犯就好了。也不需要害怕未來將要發生的事,因為未來太渺茫,搞不好還沒病死,就先被自己嚇死或是因為營養不良而餓死了。每一天當下怎麼珍惜生命好好去活才是最重要的事。不要說「等我好了我要怎樣怎樣」,只要能力體力可以,就去做了,因為復原的那一天可能永遠不會到來;不要等到最後才後悔很多事都沒有做。

我也會請病人原諒所有的人,也一定要原諒自己,好好疼惜自己。如果真要走,應該了無牽掛,快快樂樂的走,並且心存感恩,感謝自己的身體陪自己走了一生,感謝所有曾經結過緣的人事物,以不同的方式教自己學習成長。不管這些方式帶給自己的是喜悅還是痛苦,都要感恩,每天都要練習。能夠感恩,才能夠放下,才能夠真正釋放自己,還給自己一顆「自由」的心。

這些話,我對清醒的病人說,也對昏迷的病人說,他們都聽得見。但是他們願不願意接受,是他們自己的決定。在生病的過程當中,病人自己的心念,宗教信仰的強度,醫護人員的態度,乃至是否有親朋好友無怨無悔的支持,都能左右病情的變化。生或死,常常只是在一念之間。如果病人沒有求生的意願及行為,只是不想死,那麼不管做什麼醫療或是飲食改變都不會有多大的成效。如果每個人都把病人當成行將入墓的人來看待,而不認為病人只是生病了所以很多事不方便,這種心態只會加速病人的死亡。

我們或許不能控制生命的長度,但是可以掌握生命的寬度和深度。如果能在活的時候,好好學習如何面對死亡,那當這一刻真的到來時,就能走得很寧靜詳和瀟灑自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