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e Website Language

Elderly Mental Health

We feature an increasing number of educational articles that benefit our Chinese community. Please click the topic of your interest for various relevant articles.

中風後憂鬱症 Depression after stroke

中風後憂鬱症    

Depression after stroke       

執筆者:許秀美 Helen Hsu, LMFT

出版日:  7/2011

 

(之)

王老太太與張老先生都是因為罹患憂鬱症,而被轉介前來接受心理輔導。

老人家患上憂鬱症,本來就容易被疏忽或延誤治療,在追溯兩位個案的病史與肇端事件後,更發現由於年紀老邁、健康狀況受損所產生的憂鬱心情,因疏於照顧,最終導至罹患憂鬱症。

王老太太與張老先生都是一生硬朗、生活歷練豐富,以八十高齡,分別還能持續每日的健身活動,除了保持人人稱羨的〝千金難買老來瘦〞的身材外,就連偶爾去看訪他(她)們的家庭醫師,也是聊備一格的做些例行體檢罷了。然而不幸地,在毫無預警下,王老太太和張老先生分別於二、三年前不等,得了中風。

根據美國中風防治協會一份統計資料指出,每年約有柒拾萬的人口,遭受第一次中風或中風復發之苦,換句話說,每四十五秒中,就有一個人罹患中風。統計中還提及,中風是僅次於心臟血管疾病與癌症的第三大死因。另外,在所有中風人口數中,有高達百分之十至百分之二十七的比例,最後患有憂鬱症,即所謂〝中風後憂鬱症〞(Post-stroke Depression),精神疾病臨床上稱為:一般性醫療狀況造成的憂鬱症。

雖然中風發生於剎那間,但是它所帶來的身心影響,却是長久或甚至無法逆轉的。試想,忽然間我們半身麻木、無法言語、視線模糊、有一雙不聽使喚的手或腳、自己不能更衣漱洗如廁、行動遲緩不便、失去記憶…等等;我們內心的惶恐、害怕或憤怒不平,將難以形容的化做一份無助、無望的心境。這是一項重大的改變,更是一份失落,其令人挫敗、哀傷的程度,不下於一個人失去至親至愛的傷痛。因此在中風的復健過程中,發展出憂鬱疾患,實不足訝異。

儘管可以預見憂鬱症的可能發展,但是仍有約半數以上的中風病人,其憂鬱症被延誤或根本疏於治療。因為許多憂鬱症的症狀,與中風後面對諸般失落所產生的低潮心情,有相當的重叠與雷同。譬如傷慟心情;感覺空盪,生活不僅沒有重心,甚至失去意義;對過去喜歡做的事不再感興趣或根本沒有能力去做;身心倦怠;慢慢覺得沒有自我價值,並認定成為別人的包袱與負擔;對〝健忘〞產生惶恐而與〝注意力難以集中〞,更形惡性循環;睡眠問題,無法入眠或嗜睡;由於對未來的不可預料而產生憂慮、害怕、焦躁不安、易怒等;尤甚者,嚴重的中風病人在復健過程中倍覺困難時,所產生的〝不如死去〞意念,也恰與憂鬱症患者的自殺傾向,互為映照。

在同一份統計資料中還顯示,有40%至50%的中風病人,在中風後立刻出現憂鬱症疾患,如若不然,也將會在幾個月之後,慢慢窺見類似憂鬱疾患之症狀。雖然中風後所引起的憂鬱症,平均會在一年內獲得緩解,但是還是因人而異,特別是決定在個人因中風所產生的腦傷部位、其憂鬱症家族史以及患病前個人的社會功能等。譬如王老太太中風前活躍的生活型態(義務教授烹飪),便在其中風後罹患憂鬱症的治療中有較好的預後結果。(待續)

(之二)

一旦罹患中風,可能驟然間失去許多生活上的基本功能,譬如視線模糊、無法言語、失去記憶、自己不能更衣漱洗如厠、行動遲緩或甚至無法坐立…等,這樣的改變,不僅是因病情不同而有不同程度的肢體殘障,更帶來諸如憤怒、否認、焦慮不安、自卑自憐自責以及傷慟等心理問題。

中風毫無預警,它可能發生在心臟血管疾病患者身上,也可能會出現在一個養生有術,且有着規律生活作息的健康者身上。也因此,中風像一場不幸的意外,叫人難以招架、無法相信,而只能以〝否認〞來面對中風發生時的第一時間:「為什麼是我?怎麼會發生在我身上?這是不可能的?」事實上,如此的否認心態,也正是人性中本能的防衛,讓我們不致於在陡然問,被中風的殘酷與驚嚇,整個吞噬、淹沒。

只是否認無法掩蓋事實:不能抬舉的手腳仍舊僵硬;要重新練習開口說話;要像小孩一樣學習如厠或穿戴尿片;要遵從照顧者的指令…等等。尤甚者,當面對復健時不聽使喚的手腳;當自己一個人口渴時,就是搆不到近在桌邊的那杯水;當需要按鈴叫人時,無法使上力…等,這時候,憤怒取代了否認:「我到底做錯了什麼?要遭受這樣的折磨?」。

從否認到憤怒,是可以理解的,因為慢慢嚐受到中風帶來的痛苦與不便。但是雖然帶着挫敗、憤怒,就像太陽每日依舊昇起般,中風病人的復健也持續奮鬥着、交戰着,於是在復健過程中,憤慨可能轉為交涉:「如果能讓我重新說話,我一定要按時上教堂;如果能讓我下床走路,我一定開始每天運動;如果能讓我自己漱洗,我一定會戒掉煙酒…等」。最後一旦發現所有「如果…,我一定…」的蹉商折衝,都是徒然無功時,我們會陷入一份極哀傷的心境,我們不再只是為中風而憂苦,而是為(想像中),中風勢必帶來更多的殘障、缺陷但我們卻無計可施而有的一份,包括失望、傷慟、害怕、無助之憂鬱心情。這時候的憂鬱心情,還不構成臨床上的憂鬱症疾患,反而是由於對未來無法預知,但卻充滿絕望而有的自然流露。我們不苛責也不催促這份低潮心情,因為唯其要掙脫失落的痛苦,當然要為所失去的,有一番哀悼與憑弔。只是也不能對這份憂鬱心情放任不管、掉以輕心,否則就可能轉化成中風後憂鬱症了。

基此,這份憂鬱心情要妥善照顧。讓中風患者有足夠的時間與機會,談出那些哀傷與無助的感覺,加上經過否認、抗議、交涉無效後,患者本身也認清因中風而有的重大失落是不可免與不爭的事實,因此從這一份跌至谷底的憂鬱心情,患者將一如置於死地而後生般地反動,從而透過接受現實,去超越這份憂鬱心情,以便最後安然接受中風此一事實。

以上所列舉有關中風病人的心態發展,其實是任何一個面對重大失落的人,必經的典型傷慟過程。雖然各階段所花的時間因人而異,但是如果沒有從容的走過整個過程,便無法在最後,真正接受那份失落之苦。而以中風患者為例,其預後情況的好壞,與是否罹患或正視中風後憂鬱症,尤為相關。(待續)

(之)

中風後必然產生的憂鬱心情,如果沒有妥善因應,有三分之一以上的比例,將發展成臨床上的憂鬱症疾患,本文擬就其對應方式,加以闡述。

由於中風病人憂鬱心情持續的長短,或其程度的嚴重與否,比之於復健的是否收效,更容易被人忽視;或跟本以為那份憂鬱心情只是因中風引起的腦傷所致;抑或只是老化現象罷了。因此首先區辨那份憂鬱心情,究竟是因中風而有的自然傷慟過程,還是已出現憂鬱症疾患之端倪,實為首要任務。以下現象可作為指標:經常哭泣;長時間感覺無望或沒有自我價值感;胃口差或大吃大喝;失眠或嗜睡;明顯的心煩、沒有耐性或焦躁不安;意興闌珊;提到死亡或尋死意念…等。如果這些指標不僅出現頻繁,而且持續發生超過兩個星期以上,那麼經由精神醫師做進一步的評鑑,便屬必要了。

另外中風患者如果有心,也可以自問:一、我是否對日常生活中的瑣事,由於需要人協助才能完成而感到挫敗、氣餒?二、我是否認為對自己的生活,已完全無能為力?三、我是否總是覺得鬱悶、憂苦,還是只因為罹患了中風而心生遺憾?總之,釐清憂鬱心情與憂鬱症疾患之間的差異,除了有助於對症下藥,也會在中風復健過程中的心理建設上,有所助益,譬如〝行動緩慢〞,可能是因為患了憂鬱症,而不必然是因中風的病情嚴重所致。

至於如何對治中風後憂鬱症,與治療一般憂鬱症疾患,大致相同。精神料醫師建議,抗憂藥物可以有效對治憂鬱症症狀,當然同時間還需要配有心理輔導,或諸如因應生活型態改變的訓練等。可惜的是,對於尋求精神科的藥物治療,有兩層障礙,認為一旦看診精神科,即表示自己是〝神經病〞,此其一﹔其二則是擔心來自藥物的負作用。根據史丹福大學神經科醫師Dr. James Castle指出,事實上,抗憂藥物可能適足以減少再次罹患中風的機會。而比之於憂鬱症的磨人,抗憂藥物可能引起的負作用,譬如性慾減退、盜汗…等,實不足以抗衡,更何況所謂負作用,並不是人人皆得之,縱使有,醫師也可以在與我們討論後,從不下數十種的抗憂藥物中,作必要的調整。

最後,藥物治療之外,自己能做些什麼呢?一、走出屋外,去教堂、道場,上街,拜訪朋友、鄰居…等;二、維持戶外活動,如果許可,每天與自然界接觸,譬如公園散步;三、接受協助,盡力參與各項復健治療;四、如果有宗教信仰,禱告、禮佛,尋求內心平靜安寧;五、如果無法外出,也要在家活動,譬如上網、有聲書、填字…等;六、閱讀勵志叢書;七、靜坐;八、接納自己因中風而改變的肢體,重新適應,試着每天以〝裝點打扮〞自己為一天的開始;九、培養正向思惟,甚至讓自己還能心存感激,感謝照顧自己的人,也感謝自己盡心的努力;十、試試新的與趣、嗜好;隨時懷抱希望,並慶祝自己復健過程的進境。

但願所有不幸罹患中風的老人家,都能持續奮鬥,雖然無法強求回到往昔般的健碩、硬朗,起碼守着一份心志,別叫憂鬱症有機可趁,讓自己的復健過程,雪上加霜。

 July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