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e Website Language

Elderly Mental Health

We feature an increasing number of educational articles that benefit our Chinese community. Please click the topic of your interest for various relevant articles.

年長者之輕生 Suicide in the elderly

年長者之輕生     

Suicide in the elderly      

執筆者:許秀美 Helen Hsu, LMFT

出版日:  7/2013

 

(之)

輕生,輕忽生命,通俗的說是:自殺或人為的結束自己的生命。螻蟻兒都愛惜自己的小生命,為什麼有些年逾半百、不踰矩、且已屆古稀的耆宿,卻仍舊提前中斷自己可貴的生命,其背後究竟藏有多少的辛酸與痛苦呢? 

根據統計,老年人口(65歲以上)約佔美國總人口數的百分之十三,但是在全國自殺死亡率中,老年人口卻佔有高達百分之十八的比率。這個比率更隨著年齡提高而有增加的趨勢。在一份2002年的統計資料顯示,每十萬人中,年齡在65至74之間,便有15個自殺案例;年齡在75至84之間,則有17個;而85歲以上者,更遠超過這個數字。再加上,由於人口老齡化,年長者的輕生現象,將成為未來公共衛生的重要課題。 

大部分的老年人都有或多或少的健康問題,除了身體方面還包括精神疾病,尤以憂鬱症,已被確認是引發老年人自殺的第一元兇。老年人的憂鬱症常常帶著面具出現,更容易被視為是老年生活的一部分-邁入老年,視茫茫而髮蒼蒼,且齒牙動搖,誰的心情會好?只求健康平安,那裡還奢望快樂開心-以致未能在症狀初現時,即對症就醫,最後讓憂鬱症成為主導,不僅惡化既有的身體疾病,更成惡性循環的讓我們身心俱疲,愈發意興闌珊、萬念俱灰,終而放棄生命。再以憂鬱症的主要症狀之一:負向思惟;加上老人家較為堅固的心志,一旦興起〝我已經成為家人的負擔〞而決意一死時,有時甚至會不自覺的以〝不吃不喝;忘記吃藥、看醫生的時間〞…等所謂〝無言的自殺 (silent suicide) 〞來結束自己的生命。如若不然,當付諸自裁行動時,也比年輕的自殺個案更為致命。有一份統計資料便指出,比之於200個年輕自殺案例中只有一個成功的比率,老年人的自殺案例,卻是每四個便有一個成功。 

另外,精神疾病中夾帶幻覺的患者,也是自殺危險群之一,因為來自幻聽,聲音會告訴他〝去做什麼〞。筆者的個案中便不乏其人,有的能與其幻聽和平相處便罷,譬如〝聲音叫我呆在家裡,不可外出〞,〝我總是聽到音樂〞…等。可是筆者的另一個個案,卻是因為聽到聲音告訴他〝如果你不自殺,你的兒子會有生命危險〞而割腕。由幻覺聽到的聲音,對於患者本身是非常真實的,儘管持續藥物治療,在受威脅的那一刻,患者也會衝動的傷害自己。所幸因幻覺而引起的自戕意念,在被詢問時,患者會說出來,藉著定期的輔導,跟摧追蹤,可以防患於未然。 

當然病苦也確實不勝其擾,譬如中風、癌症、失去自如的行動能力、長期失眠,或失明…等,也是致使老年人提早結束自己生命的重要原因之一。再者,老年生活的型態,譬如鰥寡、獨居、新近喪偶(約一年內)、缺乏親友的支持、酗酒嗑藥…等,在在都是危險的指標。 

雖然礙於篇幅,筆者僅略述以上幾項老年人自殺背後的原因,但是究其根源,不難歸納,所有尋死的片刻,都是無助的、無望的(helpless, hopeless) ;尋死之人也各有其強大的理由選擇走上那條不歸路…只是讓我們且佇足聽聽,那些面對親友死於自殺的人的一份心裡話:「... 那份痛是永續存在的…為什麼在吞下那些藥之前,不能先跟我們說,而讓我們有機會想辦法幫助你呢?…」這真是死者無辜,生者何堪啊!(待續)

(之)

在闡述了年長者輕生背後的原因後,讓我們來探討幾項老年人自殺的迷思。 

如果一個人提起有意尋死,一般人可能會認為只是說說而已,或只是為了要引人注意而危言聳聽。其實不然,根據調查,無論年長或年輕,大部分自殺未遂或成功者,都在付諸行動前,曾提過他的自殺意圖。更有一個現象,多數自殺者在採取行動前,會再去看一次醫生。因此不可掉以輕心,而要進一步詳問或尋求專業協助。另外一個角度,如果懷疑一位老人家有自殺意念,也可以直接挑明澄清,而不須擔心反而激起他的自殺行為。事實上,當一個人提及尋短,他是在泣訴、在請求協助,所以是危機,也是契機,不僅專業人員,就是家人、朋友,都應該及時介入幫忙。 

再有一個迷思是企圖尋短的人,都是決意要死的。從筆者早期在自殺防治熱線的經驗中發現,試圖自殺者,愈是在吞藥後,愈是來電求救;而在許多實際的自殺案例中,也不乏聽到獲救生還者的自白:「我只是想停止那份刺骨的痛;我只是不願成為孩子的負擔…等」。基此,我們可以了解,促使尋短的人付諸行動的關鍵點是在,面對困難與痛苦時,尋短者以為無路可走、無計可施,以致唯有消除自己的存在,才能中斷那份長久以來的困境。因此重建信心,給予希望,是當務之急。在此還要順帶一提的是,儘管不是所有自殺個案都決心要死,但是統計資料顯示,自殺未遂的生還者,約有百分之十會再度尋短,並且在第二次的自殺行動中,會有百分之八十成功。而這種就個人而言恰似慣性的自殺行為,在家庭中也會造成類似傳染的作用。研究報告便指出,面對親人因自殺死亡的家族成員,比之沒有這個家族史的人,在相同的困頓之下,會有高出二倍半的自殺可能性。由此,那份〝面對親友因自殺而死的悲痛,與面對親友自然死亡是一樣〞的迷思,便不攻自破。 

一樣的傷慟心情(Bereavement) ,無關乎是否至親至愛,一個面對親友因〝自殺〞而死的人,除了悲傷,更有驚嚇、生氣、罪惡感、自責、悔憾、不解…等,不僅需要更長時間來走出傷慟的過程,更需要重建自信、自尊或重新思考原來所相信的。特別是對較年輕的下一代,那份事發當下的憂傷,還會延續到日後,當他們懂事理解當年所發生的事情時,另有的二度傷害。而在這些突破內心藩籬的努力同時,面對親友自殺的人,還要抵抗外來,由於對自殺有所偏見而加諸的批判或冷嘲熱諷,其間痛苦煎熬,真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筆者一個中年個案,其憂鬱症的主要原因,便是來自被二十年前父親自殺身亡所引起的那份包括悲傷、憤怒、自責、不解…等,思緒雜陳卻又無法啟口的心情所綑綁,折磨至今。至於他的家人,也以不同的程度,不等的時間,桎梏於這份悲劇中。這也驗證了研究資料所提及的:一個自殺個案所產生的影響,至少將波及六個人。 

筆者於前文曾提及:所有尋死的片刻,都是無助的、無望的;尋死之人也各有其強大的理由選擇走上那條不歸路…。而做為一個心理健康工作者,筆者尤其尊重個人的意願與選擇。只是燈下讀書,不免凝思:一路踉蹌行來,已然耆年,何以還要拒絕生命? 如果人生好比一場馬拉松賽跑或拔河較勁,讓我們共勉,在最後一刻,衝刺、奮力一搏,使我們這一趟來去之完整,得以成全。

(之)

鄰家王先生悲戚地敍述父親的死亡:「…只知道睡得不好、吃得少,怎麼也想不到…沒有預警下,就把一大把藥吞下去,走了…。」筆者一個間接認識的朋友,也被發現忽然躲在浴室裡割腕,所幸被搶救回來…她的共同租房的室友都大吃一驚,因為她雖然安靜、年逾半百孑然一身,但是親和、認真工作,讓人覺得她的尋短,真是沒來由的。 

筆者在輔導傷慟心情(Bereavement) 的經驗中,發現個案最難脫困的,便是這份遺憾,不僅悲痛,還有不解、懊悔、憤慨,那份椎心的憾然懺情,就連〝千金難買早知道〞之頓足,都無法抵其萬一。因此筆者擬以本文,試著探討一個有意尋死的人,在付諸行動之前可能出現的警訊。 

筆者曾為文提及,大部分自殺未遂或成功者,都在付諸行動前,曾提及他的自殺意圖。因此當一個人開始一反往昔而頻繁的提到有關〝死〞的話題時,便值得加以注意。企圖尋短者談及自殺意圖的方式,因人而異,譬如直接說出〝想死〞,或間接以閱讀、上網搜尋死亡相關資訊、書寫方式-以詩詞或畫作抒懷隱喻…等,釋出尋死的決心;更有的人還會奇怪地談論自己的死亡,或希望自己已經死亡等…,都是警訊之一。 

一個企圖尋短者,行為上也會有所改變,譬如易怒、焦躁不安、衝動、無法講理,或性格變得畏縮不合群,也不再去做那些曾經感興趣的事,並且不在乎外表而邋里邋遢…等。另外決心一死的人,會開始計劃身後事-想起立遺囑或重新改變它、對心裡牽掛的人有所安排、送出去一生鍾愛的珍藏、對遠方親友寫信致謝或道別…等。有些人則會反其道而行,變得不在乎而做出一些不顧安全的行為,例如酗酒、嗑藥或參與刺激危險性的活動等。 

當然,之所以思圖輕生,尋短者在身心上,也必然承擔著相當的痛苦,因此當一個人不斷地抱怨睡不好、吃不下、渾身是痛,或是訴說對自己的病苦感覺治療無望,且造成兒女家庭的負擔,甚至語帶自貶,自慚形穢而覺得自己毫無價值…等,都是不可輕忽的警訊。筆者便有一位耆老個案,在長年憂鬱症的折磨下,一旦睡不好而引起全身酸痛,可以讓她在一個月內,三次吞藥企圖自盡而被送來治療…。 

從照顧者的角度,也可以觀察到老年病患一些有關自殺意圖的蛛絲馬跡,譬如嗜睡或睡不著、不吃或暴飲暴食、拒絕按時服藥或堅持自己管藥,以及巨大的心情變化-沒來由的忽喜忽悲…等,都不可掉以輕心。在這裡值得一提的是,在長期病魔折騰下,生病的人變得脆弱敏感,那份〝造成別人負擔〞的罪惡感中,時或夾雜著感受到〝被照顧者拒絕〞的懊惱羞愧而無法道出,使得老年人病苦的心情,一如雪上加霜的,更增強了結束自己生命的動機。 

總之,儘管我們無法百分之百的防杜自殺案件,但是根據以上所提諸多警訊,加以留意,並存乎於心:大部分尋短者,在付諸行動前會提及他的自殺意圖;一旦提出自殺意圖,即意味著發出求援訊號,切記,我們寧可反應過度也不可小覷。(待續)

(之)

闡述了企圖尋短的人可能釋出的警示訊號,讓我們來談談對年長者輕生的防治之道。 

首先,我們要能意識到意圖尋死的人所釋出的警示訊號。根據調查資料顯示,百分之七十以上企圖自殺者,都會在決定尋短前出示警訊(已於上文提及) ,因此要留意觀察,以避免輕忽。如若不然,我們也可以從年長者的處境,去檢視是否會有輕生的危險性,譬如沈疴已久、有長年抽煙喝酒嗑藥等習慣、獨居、與親朋好友疏離、新近鰥寡、有家族及個人的自殺史,以及罹患精神疾病…等,任何蛛絲馬跡都不容錯過。 

一旦心生疑竇,接著便要以誠懇關懷的態度直接與企圖尋短的當事人談開來,而不必擔心反而會因此激起或增強他的自殺動機。當然如何開場或討論,並非易事,但是與當事人懇談,主要是在讓當事者感受到〝被關心、被了解〞,並讓他知道〝不需要孤軍奮鬥〞,因此我們可以說:「我發現最近你比較沈默憂傷,你願不願意談一談;你是不是有時候覺得生活沒有希望;你不需要擔心自己一個人,我會隨時過來看看你…等。」事實上如何用字遣詞,不是重點,只要有心,我們的聲調、表情、肢體語言,也會帶給當事人極大的安慰與希望。 

而更重要的是要能〝聆聽〞,讓當事者傾訴,道出他們的痛苦、悲傷、害怕、憤怒、絕望…等,而不加以批判、爭論、責備、說教、指導,或給建議…等,因為單就〝被聽到了;被了解了〞,對當事人就是一份緩解。加上在傾聽過程中,我們除了冷靜耐心,還可以對當事人提出保証:絕對可以尋求進一步的協助;並且眼前的自殺意念,也只是暫時的、一時之間的…。協助一個意圖尋死的人,主要的方法與目的都只是在幫助當事者燃起希望,而不要以為〝結束自己的生命〞是解決問題的唯一之道。 

當然,防治自殺,仍需有一些具體的措施,譬如建立一個安全的生活環境-撤走所有足以造成傷害的槍枝或小刀等尖銳物品、拿開整瓶整罐的成藥,只留下一日或最多三日份的用量、避免讓當事人獨處…等。此外,備有一份應急的聯絡電話,包括當事者的醫生、急診室、自殺防治熱線 (1-800-273-8255)…等,都是備以因應不時之需。 

最後,筆者也曾為文提及,憂鬱症,已被確認是引發老年人自殺的第一元兇,而且老年人的憂鬱症更常帶著面具出現,因此,即時正確診斷出罹患憂鬱症,對症下藥,不使憂鬱症加重或惡化老年人的其他身體疾病;更藉著維持固定的運動,良好的睡眠、飲食習慣,以及起碼的社交活動與學習新的嗜好,來健全我們的身心狀態,藉以防範老年期憂鬱症,也是老年人自殺防治的重要舉措。 

行近耆年耄齡,年老體衰,病苦不勝其擾;更有老伴老友,相繼離去;如再遇兒女承歡膝下猶不盡如人意時,確實令人悽然。唯人生諸事,存乎一念間,一旦轉念,看山又是山,看水又是水…筆者忍不住要一提來自一位八十餘歲高齡的讀者所給予的感動。這位老人家就其一生,三度尋死,卻在耄耋之年與筆者分享:「我要活到一百歲。」 

July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