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e Website Language

Family

We feature an increasing number of educational articles that benefit our Chinese community. Please click the topic of your interest for various relevant articles.

爸爸,你在哪裡? Daddy, where are you?

爸爸,你在哪裡?  

Daddy, where are you?

執筆者:翁祝偉珍 Elice Yung, LMFT 

出版日: 6/2008


﹙之一﹚

珍妮今年五年級,樣子可愛漂亮,但在開學不久,已被校長召見多次,她不單在功課上比不上其他同學,也常常與同學相處不來,老師發現她有時很孤立,但有時候就像一個惡霸,動不動就用恐嚇言語壓制同學,也不懂得如何處理情緒。她之所以轉來這間學校也是因為與同學打架,而被舊學校開除。幾次輔導後,發現珍妮其實內心善良,但她不願意隨意信任人,及不懂得如何表達內心世界,更常存著自卑和失落感。當她開始可以信任我,也願意開啟心門時,她傾訴著:「我多麼渴望知道我爸爸是誰?長什麼樣子?他爲什麼不要我?他現在在哪裡?」

這些問題都常常在她心裡波動著,有時她甚至沮喪的留下眼淚。有一天,她高興雀躍的告訴我:「我找到了我爸了!我在Face Book找到他的資料,也看到照片,我還跟他通了一個電話,我真是高興。」過了幾個星期,她卻又愁眉苦臉的告訴我,她爸爸叫她以後不要打太多電話給他,還告訴她他已經有一個新家庭,他要做兩份工作來養家。珍妮那份被遺棄和失落的感覺比先前更深。

阿輝,十七歲,因偷東西被判要坐青少年監獄三個月,再加上他有多次吸大麻和醉酒生事紀錄,因此也需要一星期一次的輔導。阿輝的父母沒有結過婚,母親十七歲便懷了阿輝,阿輝同樣從未見過爸爸,當問及他有沒有想過父親,他木然的回答:「以前很想知道,這兩年我已經不在乎,對我也不重要了。」阿輝的學業成績只是初中程度,最近加入了亞青黑社會,他覺得那些大哥們很照顧他,和他們在一起的阿輝覺得有歸屬感,而且也被看重,經常惹事生非的活動也給他帶來一種無形的興奮,這次也是因為黑幫集體偷竊了一家公司的名牌表而被捕。他不覺得自己犯了什麼大錯,而且覺得他的毒癮也不是大問題。

珍妮和阿輝的個案都很常見,他們都是從小缺乏父親的照顧,藉著表面上行為凶惡、蠻不在乎的對人態度來保護自己,但內心卻充滿對父親的渴望,珍妮因而千方百計去尋找父親,而阿輝加入黑幫來填滿心靈的空虛。雖然透過輔導,可以去幫助他們面對事實,學習如何與人相處或健康的表達情緒,並從而建立自己的信心,但像珍妮這般破碎的心靈,必然會影響她以後一路的成長,而阿輝如果不趁早改善,他的毒癮也會越來越嚴重,使得下半生在監獄度過的可能性也相對提高。

「缺席父親」(Absentee Father) 是現今社會一個很嚴重的問題,根據統計由於少女懷孕,夫妻離異,父親死亡或坐監,以及單親媽媽….等,使「缺席父親」的個案普遍上升。一般這些孩子都會有被遺棄的感覺,他們通常都缺乏自信心,處理事情態度消極,而且會在不良的朋友影響和壓力下,很容易陷入濫用藥物、毒品、酒精,及參與犯罪、性泛濫、停學、被趕出校,及其他反社會行為的舉動,另外也有因抑鬱,而出現自殺傾向。這些都是很嚴重的社會問題,特別是當他們正經歷著青少年這一段尋求自我認同的困難時期時,情況將更難控制。(待續)

﹙之二﹚

珍妮和阿輝的故事,都是從小在單親媽媽缺乏父愛的家庭長大,同樣都是從小不知道爸爸在哪裡。他們都會想著:「如果爸爸在的話是多麼好?」也曾多次掙扎思惟:「他爲什麼不要我?他在哪裡?他現在過得怎樣?」因為小孩子時期都是比較以自我為中心(ego-centric),他們很自然會認為:「不知道是否因為我的緣故,父母才離異,或者我做錯了什麼,或者我不是一個乖孩子….」除了罪惡感,那種被遺棄的失落感通常也都很深,這兩個個案都是孩子們在現今普遍的「缺席父親」的家庭中之受害者。

家庭如果已經有「缺席父親」的情況,還是有辦法補救,特別是在父母離異的環境下,孩子們也會與爸爸有接觸,因為孩子通常會被安排在父母雙方家庭輪流居住。其中要注意的一點是兩個家庭一定要有固定一致性的規則和指導,否則孩子們很容易會操縱控制,在媽媽家說:「我在爸爸家是沒有這個規則,你太嚴格,我不喜歡在你家….」,而在爸爸家他又用同樣語氣去盡量避免約束。因為父母兩方面都很熱切想被孩子接納,盡量討好他們,孩子結果雖然很高興得到很多自由,但其實內心是一點安全感及踏實感也沒有,他們心底是仰賴及需要有規則的規條來幫助他們成長。孩子們也千萬不要被父母用來做棋子,成為傳聲筒或發洩器,在他們面前切切不要提起對方的不是處,縱然你對對方是多麼的不滿,孩子們已經受到很多傷害,他們不需要介入父母離異的前因後果及誰是誰非之中,或覺得要偏袒哪一方,他們更需要的是無條件的愛,全然的接納和密切的溝通,盡量花時間去聆聽他們的內心世界,鼓勵他們表達自己的感受,幫助他們建立一個健全的自我形象,以適應父母離異後的新生活。

有些父母也讓孩子們背上不必要的情感包袱,向孩子們傾訴自己的寂寞、不愉快及憤怒,這些都將對孩子造成不健康的影響。在筆者所接個案中,常見很多男孩子覺得要保護媽媽,而過分擔憂及參與媽媽的情感生活。因此作爸爸的,特別要多花時間與他們個別相處,肯定子女的價值,給他們一個做人的準則。孩子是很渴望來自爸爸那份心連心的密切關係。最後,如果一個家庭真的是沒有爸爸,可以變通的請叔叔、伯伯、大哥哥,或教會的導師們多花時間與他們建立關係,男性的榜樣對男孩子青少年時期,特別重要。

因為接觸到太多個案與「缺席父親」有關,而使筆者聯想到矽谷的父親們,很多是因為工作及環境的壓力下,而被逼「缺席」。藉此,我想鼓勵再繁忙的父親們,珍惜孩子們在家的時間,特別在他們要度過現今極具挑戰的青少年時期,他們是極需要一位有權威而有愛心的父親形象,來帶領他們學習待人接物和處世之道。父親的悉心關懷,愛心的教養,給他們有建設性的影響,建立健康的價值觀…等,都會對他們成長過程有無限的幫助。父親們的時間是非常寶貴並且值得用在孩子們身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