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e Website Language

Family

We feature an increasing number of educational articles that benefit our Chinese community. Please click the topic of your interest for various relevant articles.

親子關係--交友問題 Parenting - dating

親子關係--交友問題        

Parenting - dating                                     

執筆者:林慧娟 Ruth Lin, LMFT 

出版日:  08/2010


 (之)

小鈞今年要升大三,暑假回家和母親短暫相聚,一個月後就要離家到外州打工。回家後沒幾天,母親就發現小鈞不是打電話就是和男友在網上聊天,一點都沒有節制,更讓母親心急如焚的是小鈞男友來訪後,兩人常窩在房間挨在一起抱著電腦有說有笑,幾次在客廳被母親撞見彼此卿卿我我,完全沉靜在男歡女愛中,無視周遭環境,更沒把母親放在眼裡。當母親問起小鈞和男友的交往情形,小鈞完全不諱言和男友早有肌膚之親的性關係,不認為這是什麼傷風敗俗的事,也不在乎自己是不是男友唯一 的性伴侶,更不認為男友就是將來要託付終身的伴侶。母親完全不能接受從小親自帶大亭亭玉立的女兒,行為如此放蕩不羈,簡直就不是她昔日所認識的那位乖巧,懂事,體貼人意的女兒,母親認為一定是男孩帶壞了女兒,和男孩誠懇地談了一次話後,對男孩認識越多,越是不能接受女兒的眼光怎麼會這麼糟糕,從此不准女兒和男孩見面,最後甚至演變成和女兒的肢體衝突。母親眼見情況越變越糟,看了一位白人的心理諮商師,結果和女兒的情況非但沒好轉,反而如火上添油,一發不可收拾。而我就是她們找的第二位心理諮商師,期盼因為有相似文化和語言的背景,可以力挽狂瀾。

當我初次見到小鈞和她的母親,覺得母親散發著中年婦女的成熟韻味,而女兒也承襲了母親的氣質,青春亮麗,很難相信他們正處於彼此傷害的水深火熱之中。我感受到母親的無奈與無助,她的焦慮完全溢於言表。我也感受到女兒不被信任和被母親控制的委屈。像這種為兒女男女朋友交往的情形而傷透腦筋的父母屢見不鮮,而像小鈞這樣的案例,也常出現在我的辦公室。我不得不感嘆因為文化,語言和代溝所衍生出來的問題,可以讓原本和樂的一家人,反目成仇。

類似這樣的案例,的確找有相似文化和語言背景的心理諮商師會比較好,因為文化相似,比較不會對心焦如焚的父母貼標籤,父母礙於語言的障礙,有時的確容易在溝通上產生誤會,這時透過心理諮商師的幫忙,的確可以緩和膠著的親子關係。

對於這個案例,我首先會強調安全性行為,也就是讓小鈞知道如何保護自己。她一定要知道和有多位性伴侶的男孩有性行為的可能風險,如感染性病等。她也要知道如何避孕,當她和男孩的情慾如乾材烈火般,一發不可收拾的時候,預防的工作一定要事先做好,否則因享受片刻歡愉,而可能帶來新生命的後果,不是他們現階段可以樂於承受的。雖然這些好像老生常談,她在學校也都學過,但如何在這個節骨眼活用在校所學的知識又是一門學問,在關心保護的前提下,小鈞決定去看婦產科,檢查確認自己沒有被感染性病,也要詢問有關避孕的相關事宜,這樣做不僅是負責任的行為,也可以讓母親安心。(待續)

(之)

上次提到即將升大三的小鈞因為放暑假回來和母親小住幾天後,母親受不了她和新結交的男友發展太快過於親密,特別是認識沒多久就有性關係,小鈞又不是男友的唯一性伴侶,也沒打算結婚,母親擔心女兒吃虧受欺負,禁止他們交往,母女發生肢體衝突,在看了一位白人心理諮商師後,女兒行為變本加厲,母女決定找一位有相似語言文化背景的心理諮商師。看了我以後,小鈞決定去看婦產科,檢查確認自己沒有被感染性病,也詢問有關避孕的相關事宜,用負責任的態度來處理這件事,也希望讓母親安心。

除了保護自己做些預防措施外,我也和小鈞談到交朋友擇偶的相關議題,並鼓勵她回學校後,繼續找駐校或是當地的心理諮商師處理一些來不及探討或較深層的問題。小鈞的合作意願很高,可以看到她是母親所形容的曾經是位乖巧,懂事,善解人意的女兒,我也稍稍可以理解為什麼她的母親無法接受行為落差這麼大、蛻變成大人後的女兒。

至於小鈞的母親,她要知道女兒已經是成人,父母的角色要從管教轉換成指引。如果再有肢體衝突,限制女兒的行徑,或是扣留小鈞男友的車子或鑰匙,這些都可能陷自己於不利的景況,若一旦有人報警,觸犯法律,會讓原本傷腦筋的局面更複雜,更難收拾。這一點身為大人的母親一定要曉得,要冷靜處理,不要讓自己的情緒影響整個局面,而要讓自己的理性沉著應戰,當大人可以為自己的情緒負責時,小孩也可以有正面的榜樣學習。這些年來媒體常報導一些曾是乖乖牌的孩子因為結交異性朋友,和父母吵架,甚至惹來殺身之禍的社會新聞,所以父母在處理這類事件時一定要非常謹慎小心,若無法按耐住情緒,一定要找人幫忙,就像小鈞和她的母親一樣,尋求專業輔導絕對是一個健康的處理事情方法。

還有一個在中國家庭比較常見的情況:用金錢來控制小孩。金錢的給予對許多中國父母來說是愛的表示,特別是不擅於言辭只會默默耕耘的父親,當小孩的表現和期望相差甚遠時,有時會用阻斷小孩的經濟來源來威脅孩子就範。小鈞的父親就是想用斷絕金錢的支援要她與男友分手。這樣的威脅常常會讓孩子頓時陷入極大的困境,就像小鈞如果一時沒錢交學費,生活費,在短時間要籌到一筆為數不小的金錢,對孩子來說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希望父母不是用嚇唬來讓孩子改變,特別是對已經是成人的孩子,這樣做往往只會讓孩子和父母的關係更惡化。父母的確在金錢的給予上要有所計畫,若可以從孩子小時候就開始訓練,那就更好。至於小鈞現在是大三的學生,父母可以從一些小事情開始讓孩子為自己的金錢負責,如電話費,油錢,生活必需品等,慢慢地讓孩子對金錢的責任加大,不要讓他們認為沒錢時,永遠可以像父母伸手,這樣一來孩子才可能在長大後,為自己的生活有所承擔。

Aug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