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e Website Language

Individual

We feature an increasing number of educational articles that benefit our Chinese community. Please click the topic of your interest for various relevant articles.

放下 Let go

放下   

Let go

執筆者:許秀美 Helen Hsu, LMFT

出版日:  5/2009

 

﹙之一﹚

A先生夫婦是為了發生在三年前、已成歷史的外遇問題來到面談室。A太太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已經原諒他了,可是一想起來還是氣、還是駡…」,A先生也說:「我不知道該怎麼做,事情都過去了,可是只要她一打開舊傷口,就沒完沒了…」。B太太,獨居,擁有極璀燦的演藝生涯之過去,因為長時間的孤單生活,慨嘆今不如昔而輕生尋短,獲救後被轉來輔導。C先生則是因早年合夥生意被騙、破產、吃官司而憤恨至今,最後因藉酒澆愁,罹患憂鬱症,嚴重影響了與家人的關係而前來尋求協助。以上三個案例,不約而同的,都是駄負著"已成歷史的舊傷口、因沉緬輝煌的過去而生今不如昔的慨嘆,以及早年未竟的憾恨…"等,而深深的影響了他(她)們的現時、當下。這便是"過去"如果沒有真的讓它過去,將必然持續對我們的未來造成一定傷害的最典型例証。

不諱言的,我們的現在,是過去的延伸;我們的未來,也將借助過去的經驗,以為殷鑑,而過去所有的經歷,過去所遭遇的人與事等,也確實無法抺滅、否認,因此在這裡所謂的"放下過去",不在否認曾經發生的,不在遺忘曾經體驗的,更不在放棄曾經擁有的,而是讓渡交出(surrender),滌淨肅清(purge),或擺脫解除(get rid of)那些來自"過去"而有的傷痛、慨嘆、憤怒、遺憾、挫敗、憂苦、自憐、自責…等感覺。進一步而言,雖然過去已經發生的,我們無法推翻、重來,但是我們卻可以努力去調整、改變此刻我們面對過去的態度與心境。

當然,"放下",知易行難。儘管我們都耳熟能詳:"捨得,不捨不得;原諒,是給自己的一份禮物…",我們仍舊會因人性的脆弱,而在明知必須放下時,趑趄不前,譬如因強烈委屈而尚未能平時,不自覺地油生報復之心而出現所謂"消極性攻擊型"傾向(Passive-Aggressiveness):「…已經說了願意原諒,我只能以自虐、自苦來讓他也不得好過…」,因此反讓自己深陷痛苦,無以終日;譬如否認:「我沒有怨嘆,我不覺得寂寞孤單…我很好…」,而讓自己其實身處煎熬中,却不知及時尋求協助;譬如託辭、藉口:「雖然原諒了,我就是無法控制自己不氣、不駡…」,事實上究竟是我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還是跟本還沒有原諒?譬如外在歸因:「就是因為他的外遇,婚姻才以致於這般…」,固然配偶發生外遇是事實,但是如何從婚姻外遇的傷痛中復原、脫困,却可以完全由自己掌控;譬如害怕:「他是不是真的切斷了那份關係?他還有什麼暪着我的?那麼容易就真的分開了嗎?」傷害的最極致,是在自我信心的流失,我們不再覺得自己可愛、有價值,不再覺得枕邊人可靠,因此疑神疑鬼地反阻礙了我們應該從這份婚姻問題中,因痛定思痛而有的領悟與成長。

切記,放下過去並非意謂否定過去。放下,就像"大掃除"一樣,與其強調丟棄廢物,毋寧說是騰出空間,騰出一個讓我們可以學習掙脫過去的桎梏,而再創新生活的空間。(待續)

﹙之

雖然我們每個人都承載著自己的歷史,也就是說:自己就是過去。但是由於活著的這一刻,是在眼前、當下,我們只能做一個此刻的自己,因此,自己更是現在。有一句警諺便說:「不斷以痛苦錯誤的過去鞭笞自己,或只能憑藉過去的絢爛風光來肯定自己,將好比活在一個以虛幻構築的未來般,一樣危險。」我們都知道,所謂“過去”,是真的已經過去了,因此要把過去“放下”(Let it Go),其實就是去承認、接受“過去了”的此一事實(Let it Be),這也正是學習放下的第一步。我們唯有認清並接納所有過去曾經發生的,由於已成過去而無法改變,我們才可能慢慢的從過去的耽溺中醒轉回來,活在當下,以澄明的心思,改正錯誤,隨順生活。筆者就曾讀過一份個案報告,一個為了趕上班搶黃燈的年輕人,撞死了一對母子,這位青年背負著內心深重的愧疚,最後酗酒、沾染毒品,幾乎是花了他近三十年的時光才領悟到:過去所發生的,是無法挽回或改變的。

學習放下最重要的一步還在,要有意願並勇敢的去感覺來自過去的那份痛。所有的痛,都有其深淺兩個層面。以婚姻外遇問題作例,受傷的一方透過吵鬧不休所表達的第一個層面的痛,是來自婚變此一事件而有的驚嚇、憤怒、傷心、惶恐…;而第二個層面的痛,則是與我們"可能有的早期傷害"聯結,使得受傷者由於婚變而帶來一份自我否定:「我不再可愛、我不如那個第三者、我不值得…」;如果換做是事業失敗,那麼此一層面會是:「我是個失敗者,我活該…」;如果是戀棧過去的風光,則會是:「我過氣了,人老珠黃,不再有存在價值…」,而這一更深層面的痛,正是我們之所以不容易放下過去的主要元兇,因為我們不堪去承認自己的不足,自己的不夠好,因而逃避,並窮我們一生,透過否認、防衛、聲東擊西,或以上文所提的“消極性攻擊”…等,來讓自己避免觸及那份深層的痛。可是適得其反的,當我們愈是躲避,那份痛愈是如影隨形的跟隨影響我們。就好像當我們被要求不去想像在我們頭上的幾個大氣球時,我們會發現,我們愈是努力提醒自己不去想那些氣球,我們反倒是一直在想著它們。因此因應之道,反而更要去感受那些深層的痛,而且是有意願的,因為如果沒有意願而勉強再去經驗它,只有徒增痛苦而更要逃開。因此一如"認領(Own)"般,對於那些深層的痛,我們要去感受、釐清,最後超越它。我們可以告訴自己:「是的,我覺得自己不夠好,那又怎樣?我也有其他成就,我雖然不好,但也不錯。」一旦我們不再在乎自己的不足,那些因為"自覺不足"而有的傷害便不再構成威脅,更何況,"自覺不足"常常只是來自我們早期傷害而有的主觀感覺。筆者從多年輔導經驗中,便經常看到個案因第一層面的痛苦前來尋求協助時,由於無法輕易放下過去,最終發現,原來是依然被那份深藏於內心深處的早期傷害,深深影響著。

學習放下,無涉於我們的宗教背景,乃是一生的課題,礙於篇幅,筆者無法細述"放下過去"的各種方法,但是卻要強調絕非一件易事,因為要放下的,有時候甚至包括一個陳舊的自己。

 May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