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e Website Language

Individual

We feature an increasing number of educational articles that benefit our Chinese community. Please click the topic of your interest for various relevant articles.

秋天的火花 Women midlife crisis

秋天的火花

Women midlife crisis

執筆者: 陳潔心

出版日: 5/2015 
 
﹙之一﹚

蘇菲來美國二十幾年了,自從研究所畢業進入矽谷的科技公司擔任工程師,工作一直都很穩定,直到2008年金融風暴那段時間,公司的狀況ㄧ片低瀰,大家人心慌慌,擔心那一天會工作不保;加上兩個孩子正值青春期,學業壓力不小、情緒起伏也大;蘇菲覺得自己像蠟燭兩頭燒,每天心力交瘁。跟先生商量過後,決定先從職場退下,好好陪孩子走過青春期。

剛開始從職業婦女轉變為家庭主婦,蘇菲也著實經過一段不短的陣痛期。在職場ㄧ、二十年,蘇菲雖說不上是女強人,但也是個獨當一面的小主管,但是回到家中,面對不是不搭理、就是強烈表達意見的青少年,蘇菲感受到自己心中的一股無名火常常忍不住要冒上來,但是總是得極力壓抑,幾次不小心擦槍走火,跟孩子爆發激烈的衝突,最後總有兩敗俱傷之感,每每要花加倍的力氣來修補破裂的關係。慢慢地,蘇菲學著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雖說是學習「放手」,其實心裡真的是百味雜陳,覺得和在美國出生長大的孩子之間,除了「代溝」之外,還有一條難以跨越的文化鴻溝,真的只能彼此尊重,讓孩子走自己的路了。

跟先生的關係是另一個考驗,兩人都在上班的時候,先生就算工作累,但因公平之故,回到家後,不得不分擔家事,但是自從蘇菲離職在家之後,先生順理成章地就認為她應該負責所有的家務;有時候青少年孩子難免出言不遜,或者孩子成績不好時,先生也會認為是蘇菲沒有善盡教導與監督之責。尤有甚者,在公司擔任主管的先生還要求她把家裡的開支做成財務報表,每個月底要呈報給他看,蘇菲感受到不被尊重,跟先生之間的親密感,也一點一滴被消磨......

好不容易熬到現在,兩個孩子都已外出求學、就業,不需要她張羅飲食和生活照顧,早上送先生出門上班後,就是屬於自己的時間了。蘇菲砌一杯茶,坐在窗前,拿起手機,看到LINE的畫面上顯示有數十則訊息時,心跳不禁微微加快,也感覺到臉上ㄧ陣熱,「不知道今天自強又傳來什麼訊息了?」自強是蘇菲大學時代社團的學長,蘇菲記得當年兩個人互有好感,但是分別都有交往中的男女朋友,所以就是維持淡淡的情愫,後來學長畢業,也就沒有再繼續聯絡了。幾個月前的一天早上,和往常一樣在先生上班後打開電腦,百無聊的點進FB,知道多是一些朋友分享去哪裡吃、哪裡玩,或是家中的小孩、小貓、小狗、小花的事,但是蘇菲已經當成例行公事,沒有進去看看就不太習慣。沒想到那天有個不同於以往的信息,自強來邀他「加朋友」!雖說不上小鹿亂撞,但蘇菲心裡的確起了漣漪,心想都是多年前的事了,於是鼓起勇氣接受了他的邀請,當她回覆了之後,自強很快的私訊給她,表達可以在多年後再度聯絡上的開心,分享了自己的近況,也對蘇菲的生活表示好奇。就這樣,兩人開始透過普及的通訊軟體聯絡了起來,慢慢地,除了近況分享,蘇菲發現自己很容易透過書寫表達情緒和想法,平常不容易啟齒的一些內在對話,經由文字,好像自然而然的流瀉出來,而且每當她把這些感受寫給自強時,他總可以適時且適切地回應,蘇菲覺得好像再度找到了共鳴的感覺。(待續)

﹙之二﹚    

上一篇談到年屆中年的蘇菲在孩子離家求學就業後,透過通訊軟體與踏學時代學長自強取得聯絡…..

隨著與自強的分享越來越多、越來越深,蘇菲心裡開始有了掙扎,雖然自強人遠在台灣,目前所有的交流都僅止於書面,但是蘇菲發現自己隨時都在期待著自強的回應,尤其有了LINE之後,聯絡更是即時,有時候畫面上顯示自強「已讀」卻未回覆,蘇菲心裏就會魂不守舍,不斷查看LINE,期待看到自強對自己分享的回應。當蘇菲覺查自己心思情緒愈來愈受這段關係影響,她開始猶豫是否要切斷這樣的聯繫,但是又很珍惜這種早已在婚姻中流失的情感交流,有時候甚至會有「精神外遇」的自我控告,各種交錯的情緒,不斷折磨著自己,心中也失去了原有的平靜,最後蘇菲決定尋求專業的心理諮商,陪伴她整理內在的歷程。

首先,諮商師幫助蘇菲看到,她原本是職業婦女,在孩子青春期最需要陪伴與溝通時選擇退出職場進入家庭,對一個工作穩定也表現不錯的女性而言,並不是一個容易的抉擇,尤其青少年時期的孩子,對父母而言特別具有挑戰性,蘇菲努力與孩子溝通,學習彼此尊重,盡力陪伴孩子成長,實屬不易,好不容易孩子長大離巢獨立,但是先生似乎把蘇菲這樣的付出視為理所當然,沒有對她表達過任何肯定與感謝之意,蘇菲雖然對孩子的付出並不求回報,但是心中不免對先生的態度感到失望。

再者,自從蘇菲成為家庭主婦之後,先生因著信任,把許多家中的事情都交代她處理,有時候卻不知不覺間把工作上的態度帶回家中:要驗收成果、查看報表......殊不知家人並非同事、更非下屬,蘇菲感受到與先生的關係並不平等、也不受到尊重;而且每當她在教養孩子遇到挫折或是為著家裡的一些事務需要找人商量時,先生常常表示上了一天班已經很累了,沒有心思跟力氣再煩惱家裡的事了,在家只想放空腦袋看電視或打電動,其他的事已經不想再過問,全權交由蘇菲做主,但是他不了解蘇菲需要的是個可以討論的伴侶;於是,蘇菲愈來愈覺得與先生像是共同居住的「室友」,無法與他做太多討論,遑論心靈的交流。

就在這樣的狀態下,自強的出現,成為蘇菲情感上的出口,兩人的關係起始於過去美好的回憶,對彼此的感覺好像仍停留在大學時期純純的感情,而因為距離,更增加了蘇菲的安全感,所以一開始她就可以暢所欲言,坦誠分享內心的世界。而自強的回應,就像久旱不雨的甘霖,滋潤了蘇菲乾涸已久的心田。但是同時,在婚姻之外對一個異性如此親密地分享,也造成蘇菲內心極大的焦慮與不安,畢竟,與先生結婚多年,即使親密的感覺漸漸變淡,但是「家人」的穩定關係,對蘇菲來說還是不可動搖的,她從來沒有想過要結束這一段婚姻,更何況如果關係破裂,她不知孩子和其他家人會如何看待或解讀自己,她從來沒想過要背叛先生或另結新歡,只是希望可以有個分享內在的對象而已。(待續)  

﹙之三﹚    

上一篇談到年屆中年的蘇菲在孩子離家求學就業後,透過通訊軟體與大學時代學長自強取得聯絡,雖然好像得到一個心靈交流的管道,但是也引發了內心的自責與掙扎,於是她尋求專業諮商師的協助……

諮商師幫助蘇菲看到自己內在對於親密關係的渴望,蘇菲發現,寫給自強的文字,其實有許多是自己內在的對話,自強只不過是她自我投射的一個對象。再者,她也回想起當年與先生交往時,其實先生也是個情書高手,他優美的文筆與炙熱的情感,深深打動了她的心,他們也曾經如此深刻地交流過啊!只是脫去了戀愛的神秘面紗,穿上婚姻這件樸實的衣裳之後,天天面對彼此日常生活中真實平凡的一面,那些屬於精神層面、形而上的話語,似乎就說不出口來了!

諮商師鼓勵蘇菲透過書寫來整理並抒發自己的心情,但不需透過自強,而是與內在的自我交流,或是可以寫給同性的密友,以免陷入對先生不忠的罪咎感。其次,蘇菲需要與先生好好面對目前兩人關係的狀態,可以進行伴侶諮商,找出兩人關係陷入瓶頸的原因,醫治彼此在婚姻關係中的受傷,了解空巢後兩人在關係中的需要,重新討論對關係的期待,甚至訂出計畫,一步一步重新找回兩人愛的關係。

除了與先生的關係需要重燃愛火之外,蘇菲發現,自己對生活的熱情似乎也消失了,自從結婚生子之後,自然而然地把家庭當作生活中心,孩子小時候每天工作八、九小時之後,匆匆忙忙地接送他們運動、才藝、補習……還要料理他們的吃喝拉撒睡和督促功課,生活忙得團團轉,偶而請假,不是孩子生病就是在家整理家務或出門採買,從來沒有為了自己而好好休息過;等到從職場退下之時,正值孩子青少年,加州華人多升學壓力特別大,自己也常常為孩子的事忙得焦頭爛額,更不用說放慢腳步來想想自己要甚麼。走到現在,孩子都已離家有自己的生活,蘇菲除了處理日常的家務,剩下的時間就透過社群網絡關心瞭解他們,好像想不出有甚麼生活的重心;此時,自強的出現,恰似那投入平靜湖水的小石頭,立刻成為單調生活的中心,很難不抓住蘇菲的心。所以,蘇菲領悟到,自己必須找到人生下半場的目標與意義。蘇菲想到一些充滿活力的朋友,有人退休後重拾年輕時的興趣:畫畫、學樂器、參加合唱團......;有人組成登山健行隊,三五好友固定一起在附近爬山、健身兼聯誼,一段時間就來個長征,去國家公園登山旅行;有人熱衷園藝,在花園中蒔花種草,感受大自然神奇的生命力與美感;有些人則熱心公益,到圖書館、老人照護中心、博物館等擔任義工或解說員,繼續在社會上貢獻心力與日益豐富的生命經驗;還有不少人則是透過宗教信仰發掘並領會生命的意義。蘇菲決定自己也要走出既有的生活圈,給自己一個新的開始,為接下來的人生,規劃新的一頁。(待續)  

﹙之四﹚    

上一篇談到年屆中年的蘇菲在孩子離家求學就業後,透過通訊軟體與大學時代學長自強取得聯絡,雖然好像得到一個心靈交流的管道,但是也引發了內心的自責與掙扎,於是她尋求專業諮商師的協助,諮商師幫助蘇菲了解內在對於親密關係的渴望,引導她發掘書寫的療癒能力,鼓勵她與先生重新省視並重建愛的關係,除此之外,更進一步尋找人生下半場的意義與目標。

最後,蘇菲心裡還有個缺憾,就是與孩子的關係。蘇菲的兩個孩子都是所謂的ABC,跟一般在美國出生長大的華裔孩子一樣,他們都是獨立而且有主見的人,很強調界線並且希望父母尊重自己的主張,跟蘇菲成長過程常常被父母要求要聽話孝順,是非常不一樣的文化。來美國這麼久,蘇菲當然不會用自己的文化標準去要求孩子,但是,心裡難免期待孩子離家之後,不要像中國厘語所說的「翅膀硬了,就飛走了」,內心深處還是渴望著可以跟孩子維持友善且親近的關係,尤其兩個孩子也都還在加州,即使未來他們成家了,也希望在晚年可以彼此有個互相照應。諮商師肯定蘇菲不把自己的價值觀強加在孩子身上,也可以了解傳統華人父母的心情。諮商師鼓勵蘇菲,當她有了自己生活的重心之後,孩子就不會再感受到母親那股想要抓住他們的心理壓力,親子之間的緊張關係自然而然會淡化。蘇菲可以平日透過社群網路瞭解孩子的近況,而且適時的回應,給予孩子鼓勵與支持;也可以透過電話,定時與孩子聊聊天,但是ㄧ定要提醒自己,對成年的孩子,要以信任和肯定來代替擔憂和叨唸,不去侵犯孩子的自主權,這樣平等的、像朋友般沒有壓力的關係,才會讓孩子樂於接受。偶爾在長假時,也可以安排家庭旅遊,增加親子互動的時光,但別忘了讓孩子參與旅遊計劃的安排於規劃,當親子關係可以逐漸發展為彼此尊重的友好狀態,父母和孩子自然而然會形成一種正向的聯結,而且可以跨越時空成為彼此支持。

孩子離家之後,最重要的是維持健康的身體狀態和良好的生活型態,肯定自我價值,並將生活重心由子女移回到自己身上,重新思考生活目標,尋找生活意義和樂趣,維持原有社交圈並加以擴大,增加自己的人際支持網絡;在家庭中則可以重新培養夫妻間更深更親密的感情,試著培養共同興趣,珍惜彼此、相互扶持,並且維持良好的親子關係。人到中年,好像走到人生四季裡的秋天,雖然有時看似蕭瑟,但事實上若是好好耕耘,也可以是個豐收的季節,期待蘇菲和讀者們都可以重新燃起生命的火花,迎接新的一季來臨!

May,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