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e Website Language

Mental Health

We feature an increasing number of educational articles that benefit our Chinese community. Please click the topic of your interest for various relevant articles.

妳冷嗎? Are you cold? (An encounter with suicide)

妳冷嗎?

Are you cold? (An encounter with suicide)  

執筆者:許秀美 Helen Hsu, LMFT

出版日: 1/2006

 

作者是擁有多年輔導經驗的心理治療師。她想透過一種軟性的訴求,來點出一個憂鬱症患者,其萬念俱灰的心情與自殺的意念乃至付諸行動間的攸關性。再者,作者也想强調,當一個人患有憂鬱症,並且獨居、孤單時,因為疏於服藥或與社會疏離,也可能逐漸產生幻聽、幻覺等症狀,而表現出讓人難以意料的行為。最後,基於持續的專業工作,從悲傷的省思中,作者期許自己、要更為戰兢,更是臨淵履冰的懂得,如何以生命的直接熨貼,去照顧她的個案。 

妳冷嗎?

當我聽見,妳選擇了將自己的生命去結合或甚至消溶於大海中時,我就是惦記着:妳冷嗎?你凍着了嗎? 

我一直喜歡一首由海浪拍打岩岸所串連的組曲。不管憂傷或喜樂,徜徉曲中濤濤的浪潮聲,叫我想像,整個大海,一如孕育我們九個月、乃我們原始所從出的母親的子宮─我們被羊水包裹着,安全而幸福的逐月成長,我們時而恣意嗜睡,時而輕柔滾動,最後終於翻轉而出…當我聽到妳徐徐走入水中,我投射地想像,妳是否試圖緩解那份極欲回歸母親懷抱的孺思?因為妳常告訴我妳的孤單,妳常唸着兒女的離妳遠居,妳常提起丈夫已為人夫,妳更常告訴我,天父愛妳,妳希望早一些回天家,見阿爸…只是在這個依然春寒料峭的三月天,妳衣着單薄的躺在那晨曦初照的海岸邊,我還是記恚着:妳冷嗎?妳凍着了嗎? 

妳總是跟我談妳深深依賴的主。妳會在極力傳給我福音時,讓我看見妳滿心的喜悅以及泛着光的眼神。我曾為妳感覺豐盈,因為每每在我們重複檢視,所有我們一起討論出來如何因應妳的孤寂、病苦的對策,而也正由於妳的病苦、孤寂,妳無力去實踐時,我卻看見,妳的主是妳唯一的依靠,因為妳會從「交給阿爸吧」的自我結論中,一時或忘妳的苦難。然而我唯一心急的是,妳完全的交託,竟也包括了那份必要的藥物治療:「我有阿爸,我不需要吃藥的。」因此我們不只一次嚴肅而正色的討論,而妳也總是回應:「我知道,阿爸不讓我自己去找衪的。只有在被寵召時,我才能見到衪。我會盡可能按時吃藥的。」。可是為什麼妳的教友告訴我,當她看見妳雙臂伸張的躺着,妳神色安然,面無豫色,她告訴我,妳似乎真的找阿爸去了。我不解、唏噓、不安…而我還是只能念着:妳冷嗎?妳凍着了嗎? 

我知道妳半生愁苦。姑不論妳的病苦與坎坷人生如何互為因果,我們却曾一起同意過:苦難三十年,亦即壯碩三十年。因為妳躓踣行來,一路奮戰,仍然保守着一份完好、美麗的心靈。妳幫助人、關心人、體諒人…只是最後,妳終究投降了,繳械了…妳留給我的是惶惑、疑慮與迷失。因為在這麼一場共同奮鬥的戰役中,我失去了一位併肩作戰的勇者,我惶惑是否由於自己謀略不臧;我疑慮是否由於自己不諳軍備;我更在佇足回觀這一方戰場時,忽然間迷失而不知所去、不知所從…而我不斷想到的,依然還是:妳冷嗎?妳凍着了嗎? 

我開始怯於造訪海灘;路過一個有水的小城,我也刻意繞道;我開始有夢,夢中有妳;我不斷思索而恍惚終日;我想着曾經或還想再告訴妳的有關如何振作自己、如何排遣寂寞、如何向殘酷的命運繼續對抗的話…但是我啞然,我唯一想說的還是:妳冷嗎?妳凍着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