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e Website Language

Mental Health

We feature an increasing number of educational articles that benefit our Chinese community. Please click the topic of your interest for various relevant articles.

追悼 Grief

追悼

Grief

執筆者:蔡欣 Mary Tsai, LMFT & 許秀美 Helen Hsu, LMFT

出版日:  6/2007

 

﹙之一﹚

每個人在他/她的一生中,總要經歷許許多多大大小小的失落,嚴重的像至親包括父母、配偶、子女、手足、密友,甚至心愛寵物與我們有很深情感牽連者的逝去;其他像自己或親友被宣判得了絕症;或是經歷離婚;再有輕一些的像搬家、失業、訴訟、空巢,甚至如畢業、退休、轉學等,凡是任何一種我們所熟悉的生活形式的終止或改變,而引起我們情緒上不平衡的情形都是失落。以下倩倩(化名)的故事,便是一個因失落而出現傷慟現象的典型個案。

倩倩以一如嬰兒在母胎裏的姿勢,捲縮在診療室的沙發一角,臉色蒼白,雙眼紅腫無神,據她父親說,倩倩不吃、不喝可能也沒睡已經至少有兩天了。兩個星期前,倩倩的媽媽在一場車禍中喪生,事出突然,一下子有許多事需要馬上處理,也沒給人有時間去多想,倩倩18歲,表現得完全像個大人般,替爸爸分擔喪葬事宜,處理得可圈可點,只有在媽媽的遺容整理上,出現或有的不講理,譬如她硬要化妝師將媽媽第一次的妝全部洗掉重畫「那不像我媽!」;媽媽穿的衣服她換了三套,最後還是選了第一次給她穿上的那套紫色套裝,大家想她失去了母親,是情緒問題也沒人多話或計較,其他一切依禮進行,直等到所有國內外來的親友都回去了,倩倩卻突然垮了。先是父女兩人終於靜了下來,恍然悟到〝人已經不在了〞,開始真正感覺到失去(妻子)母親的傷痛。但就在母親去逝前,正是倩倩與父親鬧家庭革命如火如荼的時候,那份隔閡使得父女不能一起憂傷,而是各自關在房內悲痛…事實上,倩倩的心被後悔和罪惡感腐蝕着,因為就在車禍發生的前一天晚上,媽媽拿著超時超額的手機電話帳單來質問倩倩,媽媽很生氣的說:「難怪妳的報告交不出來,總是講電話,說在討論功課,討論功課怎麼會坐在鏡子前面又擠痘子又梳頭髮?…」聽到媽媽這樣說,倩倩也不服輸認錯:「妳為什麼偷看我?我的事不要妳管,囉嗦…」一面說著,一面碰的把房門摔上並下了鎖,只聽到媽媽在門外幽幽的嘆了一聲,倩倩當時只想著〝還好,過了這關…〞但現在這一幕一直在倩倩眼前重演,媽媽那一聲嘆息讓倩倩的心一如刀割,她恨不得時光能倒流,她要跪在媽媽面前求她原諒,但是這一切都太晚了…

面對失落,生者總因痛苦而引發強烈的疑慮與自責:「自己做夠了嗎?」「我疏忽了什麼?」「如果早知道這樣,我應該…」那是因為在驟失親人後,自然流露的一份悲痛與遺憾,是人之常情,也將會隨著時間經過而逐漸消退。但是如果那份哀傷的情緒,滯留不退,自責轉變成更劇烈的罪惡感,好像倩倩的例子一樣,致使自我價值感喪失而下意識的以不吃不喝戕害自己,最後影響了生活的功能或更發展出精神疾病症狀,那就不能掉以輕心而必須尋求專業人員的協助了。本文擬就失落後引發的傷慟過程,持續作一系列探討。

﹙之二﹚

面對失落時,一個人的生理和心理都會產生傷痛反應,顯示出來的症狀有時與憂鬱症極酷似,譬如悲傷的心情、失眠、胃口改變、體重減輕、意興闌珊、自我疑慮…等。但是自然的傷痛反應,會隨著時間慢慢消減,只有在傷痛症狀滯留不去,或更形惡化時,好像〝倩倩〞的不吃不喝不睡,專業人員的協助便不可或缺了。話雖如此,傷痛過程到底持續多久,也因人而異,一般而言,在一份失落後的2-6個月間,皆屬常態,而整個傷慟過程,由於起伏不定,也可能斷斷續續費時兩年之久。不難理解的,傷慟過程拖得愈長,愈有可能發展出其他精神上的疾病,譬如憂鬱症、焦慮症或伴隨幻覺的其他精神疾病,實在不容忽視。

對於至親密友的逝世,英國精神科醫師約翰勃比博士(John Bowlby)更發現傷痛者多半要經歷4個階段才能由哀傷中恢復,那就是1、震驚麻木(Shock and Numbness):在這個階段裏,這個人的情感似乎和現實脫離了,他/她覺得那份失落不是真的,好像和他/她無關一樣,通常在這一段時間,反而能冷靜處理一切應辦理的繁瑣事宜;2、渴念期(Yearning and Searching):在這時期,哀傷者才突然覺察出逝者不在了,因而試著尋找或確定逝者在那裏,這本來是一種正常的努力,好像東西丟了就盡力去找,但是逝者是再也不會在人間找到了,因此會轉進第三時期;3、絕望期(Disorganization and Despair):這就是最傷痛的悲悼時期,如果在此時期能不將哀傷的情感隱藏、壓抑或孤立自己,而能誠實的對可信賴的人說出自己的感受,談談逝去的人,重溫、回想逝者與自己的關係,以及不管好壞的共同經歷…等,則會學習到傷心難過是正常的,把它說出來才是健康的,便能逐漸進入4、重組生活(Reorganization)也就是恢復期(Recovery)或緩解期(Resolution):中國人常為了怕引起傷心情緒(自己的或是別人的),避而不談那份失落,甚至連逝者的名字都不再提起,以為找別的事忙忙就會忘記了,或以〝時間會醫治一切〞等想法來躲開正面的因應,看看週遭有多少人,由於沒有適當的走完這份失落的傷慟過程,在所愛的人辭世後,一輩子也沒能再恢復他/她的正常情緒或過去的生活功能,以致鬱鬱寡歡終老的。

在哀悼中最難走過去的就是罪惡感,像文中的小倩,正值她鬧家庭革命、反叛父母到最高潮的時候,母親突遭車禍過世,太多的懊悔、自責,使得喪母之痛極難恢復,她甚至沮喪得想以自殺來終止內心中難以忍受的悔恨、悲痛、煎熬而不自覺…遇到這種情況,一定要尋求心理專業人員的協助,同時也藉著小倩的故事提醒我們,對自己四週的人,言語、態度真要把握機會,該感謝、讚美的不要虧欠;該道歉、和好的也不要拖延,誰也不知道明天會如何,但求每一天對自己所親近、所愛的人沒有遺憾,也不會後悔。

﹙之三﹚

就倩倩驟失母親的傷痛故事,我們已經了解,每一份傷慟過程皆因人而異,有的人會在經驗一定的哀傷程度後,逐漸回歸原來的生活;有的人則需要更長的康復時間;另外也有人最後不幸發展出憂鬱、焦慮,甚至伴隨幻覺等精神疾病症狀。本文即試著探討傷慟過程的相關問題。

精神科醫師依利沙白庫布樂蘿斯博士(Elizabeth Kubler-Ross),從她長期輔導癌症末期患者的經驗中,發現病人在面對健康的重大失落時,會經過五個層面的心理掙扎期,那就是否認(Denial)、憤怒(Anger)、討價還價(Bargaining)、沮喪憂鬱(Depression),直到最後的接受事實(Acceptance)。這五個傷慟的心理過程,也適用在一如倩倩經驗著驟失母親死亡的失落,或其他面對輕重不等的失落之哀傷者。庫布樂蘿斯博士將此一五個階段的傷慟過程,做了進一步的說明:一、否認:「這件事,這個絕症,不可能發生在我身上的…」由於錯愕、驚嚇,在最初面對被宣佈患有絕症時,大部份的病人皆有此一反應,這個反應可能持續幾分鐘或幾天不等,所有的感覺一如麻木、沒有真實感、無法相信任何人、事…等;二、憤怒:「為什麼是我?為什麼偏偏發生在我身上?」當病人逐漸意識到自己患有絕症此一事實後,轉變而有的心理狀態則是,對被加諸於自己身上一件不幸事件之〝事實〞憤怒,因為下意識中,仍舊以為透過對抗、爭論可以擺脫此一事實;三、討價還價:「如果這個癌症能治好,我將戒煙…我將…」一但知道存在的事實無法抗爭,病人會轉而以較軟性的方式磋商、請求,因為仍然試圖做最後努力,以消除此一慘痛事實;四、沮喪憂鬱:「我真是難過,我不想再做什麼了…」當一切努力了盡後,病人終究認清一切枉然,因為事實存在,不容更改;五、接受事實:「我會平靜的接受已經或即將發生的事…」接受並不意味病人從此心甘情願的接受那份失落,而只是承認那份失落的〝真實性〞而已。

傷慟過程沒有特定時間表,也不絕對按着以上的順序通過,有的人在〝討價還價〞前,會不斷〝否認〞事實存在,因此可能在稍後的第二階段裡,遠較其他人更為〝憤怒〞;另外,也有人在最後階段看似慢慢〝接受了事實〞,却還會不放棄的〝討價還價〞或甚至依然〝氣憤〞填膺:為什麼是我?

面對失落,去經驗、通過一份健康的傷慟過程自有其必要性,因為它是緩解由於失落而引起的憂傷情緒之唯一良方。沒有此一過程,我們將耗費許多無謂的精力去逃避、躲開、壓抑那些已經被引發,且確實存在,並甚至是不會自動消失的負面情緒。因此,之所以傷慟過程因人而產生不同的結果,便是因為傷痛者輕忽了傷慟過程的重要性,而最主要的原因更在傷痛者對已發生的失落之〝否認〞程度,也就是說愈是不能很快承認那份失落事實的存在,愈將延宕或愈難開始那份傷慟過程,於是所可能併發的其他問題,便更難以預為防範了。

﹙之四﹚

從倩倩追悼母親驟然間死亡的故事裡,我們論及了因失落而產生的〝傷慟過程〞之理論基礎,本文擬進一步就如何健康、完全的走過整個傷慟過程,俾以早日回歸過去的生活功能,做一番探討。

傷慟過程是很個人化的,沒有任何人可以對一個傷痛者說:「夠了,你傷心夠了,應該要振作了…」只有哀傷者本身知道,或極自然地意願在什麼時候,跨出下一步。以下所列舉的,乃是一個傷痛者,從個人大小不等的失落中,可以儘早走出哀傷的因應方法:一、承認、認清自己的情緒,並表達出來:認知你的憂傷情緒,意味着你意識到了那份失落,起碼並不否認它的存在,而之所以要走完傷慟過程,目的便在解決那些已經被你認知的負面情緒。心理輔導專業人員相信,如果不在失落初期、感覺尚清晰時,釐清、處理那些負面情緒,那麼那份哀傷將因深藏於心,而在日後從我們的身、心上顯現而作怪。惟認清了情緒,仍要表達出來,不要怕自己的憂傷成為別人的負擔,找到一個能理解並支持你的人傾訴,當你反複訴說你的哀傷、你對逝者的思念、你內心的煎熬,譬如自責、悔憾,或甚至罪惡感…等,你正在不斷地清除那些負面情緒、體認失落存在的事實、逐漸觸及並接納失落後的現實生活…最後得以自然地從那份哀傷中走出來;二、好好照顧自己,傷慟過程不僅是痛苦的,更是耗費體力的,因此必須保有健康的飲食、睡眠、起居作息,並持續既有的運動習慣,藉以保持一定的體能狀況。切忌以酒精或藥物麻醉自己,所謂〝借酒澆愁,愁更愁〞自有其道理,因為酒在人體內的作用,正適足以讓原有的抑鬱心情更加消沈,一但酒醒,酒精產生的作用加上原有的憂傷,將使人更為萎靡不振;三、維持正向的思惟方式:相信自己會從哀傷中走出來;藉助你的信仰,以增強克服憂傷的力量;不要孤立自己,使用你原有的人際關係網絡,就是要哭,也不要獨自飲泣;在通過整個傷慟過程時,不要催促自己,要有耐性,並接受自己時好時壞、起伏不定的心情變化;另外,打點自己,參加一個有相同背景的〝支持團體〞,尋求來自共同經驗者的了解、支持與協助;四、預先準備好自己:雖然走過了傷慟過程,但是在遇到失落後的第一個假期、生日派對、結婚或其他各項紀念日時,仍舊會勾起傷痛,因此預為計劃:要不要慶祝?要與誰一起慶祝?要維持以前的傳統或改變新的慶祝方式呢?預先規劃,可以充分準備自己去面對再度襲捲而來的哀傷情緒。

總之,傷慟過程是痛的,是孤單的,也是不容易的,但是唯有透過此一過程,我們才能從人生中不可免的失落裡,健康的走出來,體認生命因有所失而更顯珍貴與豐沛,讓我們重新面對未來而不致留下任何未竟事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