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e Website Language

Mental Health

We feature an increasing number of educational articles that benefit our Chinese community. Please click the topic of your interest for various relevant articles.

心理治療 Psychotherapy

心理治療

Psychotherapy

執筆者:許秀美 Helen Hsu, LMFT

出版日:  1/2010

 

﹙之一﹚

一份由多倫多大學助教,精神科醫生Dr. Ari Zaretsky,在美國國家精神健康協會主辦的會議中所發表的文獻指出:「不同形式的心理治療,就像藥物的作用般,可以改變精神疾病病患大腦的運作過程。」

Dr. Zaretsky舉出其同儕的實驗例證強調:儘管尚無法得知,究竟抗憂鬱藥物如何降低憂鬱症患者的甲狀腺賀爾蒙程度,但是該賀爾蒙程度的減少,確實改善了憂鬱症患者的病情;而對憂鬱症患者實施認知行為心理治療 (簡稱CBT) ,卻也發現明顯降低了個案甲狀腺賀爾蒙的程度。另外對強迫性官能症(OCD)患者的研究中得知,致使患者無法一如常人般的正確解讀或感知其四周環境的變化,而作出適當反應的,主要是由於腦部過多的葡萄糖新陳代謝活動。Dr. Zaretsky也說明:在對強迫性官能症患者施行CBT後,透過腦部電波掃描,也証實抑制、減少了該項新陳代謝的活動。毋庸置疑的,所有以上Dr. Zaretsky的論述,都証明了〝一般人認為唯有藥物治療,才是對病患就生物學觀點一種有效能的介入方法,而心理治療,則非若是〞之偏頗。

那麼,何謂心理治療?一如前述,心理治療有別於藥物治療。它是以口語和非口語的〝談話〞,建基在治療師與被治療者間一份良好、信賴的工作關係,就有關人的情緒、行為、人際關係、人格特質…等問題,加以討論,探本究源,除了緩解各項問題所帶來的症狀,譬如焦躁不安、鬱鬱不樂、失眠、胃口改變、行為異常…等,最終能達到更清楚的認知自己、環境與現實,而接受自己的極限,發揮所長、激發潛能。當然,心理治療也適用於較嚴重的精神疾病病患,譬如前文所提之憂鬱症、強迫性官能症,以及精神分裂症等,搭以藥物治療,雙管齊下,可以有極佳的預後結果。

心理治療的方法或技巧,粗略估計,儘管只有少部分被主流治療師高頻率的採用,卻幾近兩百五十種。很多技巧,在一位合格、懷有專業節操,並真正關心個案、樂意給予、可信賴的治療師運作下,藉著雙方建立起來的融洽工作關係,都可以讓心理治療的功用,發揮得淋漓盡致。

而更值得一提的還在,雖說心理治療是〝談話治療〞,但它不是閒聊,不是給建議、勸誡,不是指導,也不是規過、糾正…它是被治療者開放自己,提供資料,分享予治療師;而治療師在積極傾聽後,往往會提出一些問題,就像一面鏡子的反射般,幫助被治療者,澄清、反思、釐清矛盾點,而發現在其既有的問題上,可以有新的思索角度、方向,最後因自我覺察,知道自己要什麼,而能夠對自己的情緒、行為、生活、未來,有新的主張與決定。這便是心理治療最終的目標:覺察與領悟(awareness/insight)後,自我負責,並做自己真正的主人。

筆者擬於下文進一步探討,究竟心理治療是如何發揮其一定的效能。(待續)

﹙之

大部分的心理治療師都強調,〝覺察與領悟〞是心理治療的目標,因為透過覺悟,我們知道自己要什麼?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因此改變才會發生,付諸行動。但是這裡所提的領悟,卻不只是〝知性上〞的悟解,譬如我知道只要我不酗酒,太太就不會常常和我發生口角、爭吵;只是這樣還不夠,還要能覺察到,自己正以買醉去掩飾或變相處理,那份由於被裁員、無法承擔家計所產生的罪惡感,也就是說要在〝情感上〞有所認知,因為那份罪惡感如果沒有被察覺、被承認、被妥善處理,縱然知道戒酒是必要的行動,自己卻仍舊會以各種理由、藉口而明知故犯,以致鬧到婚姻觸礁,最終必須尋求專業協助。

至於在心理治療過程中,之所以能夠逐漸探索、澄清、瞭解,最後領悟,乃是建立在一個安全的工作環境以及一份與治療師的信賴關係上。試想,面對一個素昧平生的陌生人,儘管我們可能慕名而來,事先已經知道治療師的背景資料、專業素養,一旦要開始侃侃說出內心深處的想法、感覺,還是不容易。因此營造一個令被治療者可以感受到安全、隱私、尊重的治療環境是非常重要的。筆者曾有一個由兒子轉介來的婆媳問題個案,直到過了三次面談,才含淚娓娓道出她對媳婦那份沒來由的懼怕,每次分享後,還要加上:「你不要讓我兒子知道…你別告訴我兒子…」估且不談無法在治療過程中激發她的同意:召開一個家庭會談,筆者只能一再保證她的絕對隱私,並做到提供一個她能感受到的隱密、安全的環境,讓她起碼可以盡情傾訴而緩解她的憂鬱症狀。

再者,會談開始後,治療師的親切、關心、專注的積極傾聽技巧、善解人意,以及對被治療者懷有信心的肯定態度(必須是真實而誠懇的),在在都是成就一份信賴且有歸屬感的工作關係之要件。而這麼一份工作關係,在治療成效上,是關鍵的。筆者從自己的治療經驗中,便經常深刻體現到,譬如當個案逐漸領悟,原來自己對兒時被不公平的對待而存有一份對母親的憤恨時,有時候會不自覺的將其移情到治療師身上,而對治療師產生莫名的不滿或憤怒,那是因為唯其這份治療關係的親近與歸屬感,一旦個案在最情緒化、最脆弱時,便會藉著對治療師的信賴而將內心的一切,傾巢而出,產生投射。這個時候,治療師的了解、客觀,以及專業技巧,將會接納或甚至鼓勵個案,去再度經驗那些埋藏以久的憾恨感覺,而同時間卻不必像兒時般的擔心挨罵受罰。換言之,借著與治療師的這份安全可靠的新關係,個案得以對過去的經驗重新整理,並付予新的角度,而能夠將自己從陳年往事中釋放出來。至於對被治療者的肯定態度,筆者曾有一個鮮少外出的精神疾病病患,在著手進行他一直想開始的讀書計劃時,有一天說:「你總是說我有能力讀書,我就試試看…」對個案保持一份真實合理的信心,並隨時讓他知道,也是治療奏效的重要原因之一。(待續)

﹙之

心理治療的成效與否,既然與〝治療師與被治療者間的信賴關係〞息息相關,那麼慎選一位合適的治療師,就變得非常重要了。

如何選擇一位適當的治療師,有一些前置作業必須辦妥,譬如先弄清楚自己的問題是什麼-與太太的口角?失眠問題?工作壓力?親子關係?…除了因為一次專注一個問題,可以期望能有較具體的治療結果;也可以在考慮選擇一位治療師時,能夠設定範圍,從自己個別的問題上,找到專家。再來是保險給付問題,先找出隸屬於自己保險中的治療師,如若不然,因介紹、慕名而找到保險外的治療師時,也要先回頭洽詢保險公司有關自付額的部分。心理治療,所費不貲,特別是如果遇到緊急狀況,有時候可能必須一週面談二至三次,而所謂〝養兵千日,用在一時〞,何以不享受自己平日持續償付的保險?另外,心理治療過程是一份動力關係(dynamic),付費,強化了這份關係的動力性,加上尚有〝非24小時前通知取消的面談,照常收費〞的規定,促使治療雙方更為珍惜且充分利用每一次面談的五十分鐘。筆者就有部分個案,來自於任職的一個非營利機構,因為享有加州保險,不需自費,就常常因愛來不來,使得治療的成效無法彰顯。

一旦了解了自己的需求、保險條件,我們便可以縮小範圍,選擇幾位治療師候選人,開始與他們洽詢並提出問題,譬如「你的婚姻個案比例高嗎?」、「你通常以哪種治療方法處理親子問題?」、「整個心理治療過程,通常需要幾次面談呢?」、「你收保險嗎?」…等。收集完答案,我們心中自然有數,誰才是適當人選。記住,貨比三家不吃虧,也適用於此。

最後,還要考量的因素是,當我們與治療師第一次接觸、洽談後,可以反問自己:「我是否感覺到治療師尊重、肯定我,並且能夠瞭解我?…」當然,縱使在心理治療展開後,我們仍舊可以不斷檢視:「面談時,我是否很容易打開話匣子?每次會談後,我是否覺得舒服、有進展,並且會期待下一次會期?我是否覺得容易被了解,並且沒有被批判?我是否覺得治療師有自信,並且具有專業素養?治療師是否總是守時,並且不在非必要時談論自己,以避免工作以外的任何雙重關係?…」通常大約在經過三次會談後,這些感覺的是與否,便可昭然。如果不巧,這些感覺總是呈現否定,我們可以有權、有責去思考改換一個治療師,因為縱使是一位優秀的治療師,也不一定適合每一個被治療者。但是有時候,我們可能礙於情面或以為是自己的問題,儘管感覺不對勁,卻仍舊持續這份治療關係,如果是這種情況下,我們也可以在改換前,先與既有的治療師提出討論,再做決定。走筆至此,筆者也要據實以告,千萬不必擔心改換治療師會對現有的治療師,傷了感情。進入治療,本就是開始一份勇敢、艱鉅的旅程,不該無功而返,更何況任何一位資深治療師,都必然經驗過來自各種不同原因而中途退出的個案,不是司空見慣、習以為常,而是瞭解那是治療過程中,自然或不可免的現象。(待續)

﹙之

心理治療,顧名思義,乃是針對精神、心理方面的疾病之治療。一如身體上的各種疾病治療,心理治療可以真正幫助一個人從緩解症狀,察覺病源所在,重建自尊、自信,及至引導出一份更自知、篤定、滿足的生活。因此接受心理治療,並不表示是懦弱,反倒是一份能力,一份知道如何去善用資源-專業協助,以豐富自己生活的能力。

筆者在前文分別探討過心理治療的功用、何以奏效,以及如何慎選一位心理治療師,本文擬進一步探討心理治療之成效與被治療者間的攸關性。

事實上,當我們發現自己需要並且付諸行動去尋求一份專業協助時,便是心理治療可以奏效的第一個要件。因為我們不但認知自己有〝問題〞,更有一份〝動機〞想要去解決該問題。動機意味著,為了改善生活,我們有意願去改變,去接受挑戰。因為心理治療的過程,不只是純粹的談話治療,而是在對自己深度探討後,進而鞭策、蛻變,正如蛇蟲類的蛻化脫掉一層皮般,其過程時有陣痛,是需要足夠的動機去堅持到底的,即所謂〝No pain,no gain;不捨不得〞。

接著在進入治療後,還要盡力作到以下幾點:

一.面對治療師時,要完全坦白、開放地表達自己,切忌隱瞞、保留,或提供不實的資料,因為再好的心理治療師,也無法在資訊不足時,使上力幫忙。

二.每次協談後,回想會談中所說、所想、所論及的內容或所學習到的技巧,試著融會貫通或應用在每天的日常生活中。想想看,每週面談一次只是一小時,而距離下次會談,我們卻有無數的小時可以去回觀,學以致用,千萬別讓〝一曝十寒〞,令一次次的協談,只是聊備一格,形同虛設。

三.不是每個治療師都會交代〝作業〞回家做,譬如與配偶練習新的溝通技巧、對孩子採用新的教養方式、面對問題,嘗試新的思考角度…等,因此一旦治療師分派家庭作業,必然是對治療目標極所助益,切記遵照執行,受惠的還是自己。

四.留意自己在各次會談間的感覺與情緒,特別是那些較異於平常者,必要時記錄下來,提出來與治療師討論。因為在協談漸行漸深後,可能挖掘出埋藏已久的未竟往事,而帶來強烈的情緒反應,使得我們更痛苦。透過專業協助,我們能夠勇於面對並處理這些情緒,激發我們內心的力量,有所領悟,而油生解決之道。

五.要為自己在整個治療過程中的學習,負起全責,而避免說:「…是治療師告訴我這麼做的…」。充其量,我們只能把治療師視為教練、老師、諮詢者,請益受教後,躬身力行的,還是自己。反過來說,如果遇上一位不斷給建議、勸告、指示的治療師,我們更要善用自己的判斷力,而不需要照單全收,因為我們的日子,終究是自己要去過的。

並非老王賣瓜,筆者確實從目睹掙脫其心理問題桎梏的個案中,肯定心理治療存在的重要性。

Jan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