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e Website Language

Mental Health

We feature an increasing number of educational articles that benefit our Chinese community. Please click the topic of your interest for various relevant articles.

老年期精神疾病 Elderly mental health

老年期精神疾病 

Elderly mental health                                                  

執筆者:許秀美 Helen Hsu, LMFT

出版日:  12/2010

 

﹙之一﹚

人生,乃以不同階段的生命任務來貫穿、成就。打從呱呱落地開始,我們便歷經嬰、幼兒等孩童階段,及至青少年、成年、中壯年,最後走到了耆宿高年。而以發展心理學理論論之,任何一個人生新階段的開始,必然建基在上一個階段中生命任務的完成,譬如我們唯有在青少年期,就該階段的主要任務:肯定自我,發展出統整的自我,才能在下一成年階段中,逐漸找到自己安身立命的方向,勇往直前,完成成家立業、作育兒女並奉養年長父母…等使命。而在履踐、完成每一個人生階段的任務同時,也都將面對該階段所有的挑戰與困難。老年期人生階段亦然。

筆者即擬試着從着墨老年階段中所面對的挑戰,以做為耆英相關精神疾病之引言。首先,若以65歲法定老人的年齡為界,一般所謂老年人都是將屆或已屆退休人士,因此由於退休而引發的〝沒有工作就沒有用〞的意念,以及實質上因不再工作後,不僅收入減少,還要從既有的社會活動中,譬如朝九晚五、酬酢社交等隱退下來,一時間需要去適應這樣的新生活,甚至因角色轉換而必須重整對自己的〝自我認同〞。一旦因退休後百無聊賴,失去生活重心、意興闌珊,並對自我的價值迷失,都可能成為老年期罹患憂鬱症的原因。

其次,老年期階段還面對着許多身體上因自然老化而有的疾病,譬如呼吸循環系統與新陳代謝功能的減緩,因腸胃管道變化所引起的消化不良-即年長者常患的便祕,身體上肌肉因長期疏於運動而呈現鬆弛現象,或甚至造成行動遲緩,而各項感官的感覺,也慢慢失去其靈敏度,另外還有發生在女性年長者居多的骨質流失…等。尤甚者,根據調查報告,約有百分之八十五的老年人,都至少有一項慢性疾病,如關節炎、高血壓、糖尿病…等。這些因年長老化所帶來的身體上的病苦,也在老年期的精神健康上,產生一定的影響。

再有的是,年長者不可免的面對着至親或好友的死亡,並且也思及自身的死亡。除了引起傷慟、悲苦,年長者也可能有不自覺的惶恐、害怕。這樣的心情,如果沒有覺察並且以健康開放、接納的態度走過去,一旦形成未竟事務,潛藏心底,也是對精神健康的一份殺傷。筆者便經驗過幾起個案,在追溯其罹患憂鬱症的肇始時,皆是在鰥、寡之後。

最後,除了退休後的生活改變與調整適應,以及因應由於年長而有的身體上的老化現象外,部分年長者仍可能面對來自獨居,家庭親子關係不良,財務問題,或自身性格特質…等因素,最終不幸地,影響了其精神健康。另外一個吊詭是,在老年期初發的精神疾病,常被認為只是人、事、環境中,事與願違下的不開心、不順意,而輕忽了其症狀的存在與嚴重程度,並延誤就醫治療的時機。

總而言之,老年期人生階段的任務,乃在於藉着回觀過去,讓自己油生一份檢視、整合、滿足的心境,而不必對自己所做的,所沒有做的;所成就的,或所失落的,心生遺憾而終了餘生。如若不然,追悔過去,慨嘆時不我與,鬱鬱終日,只是徒然令可能在老年期初發的精神疾病,雪上加霜。

﹙之

儘管絕大多數的年長者,在退休後仍過着健康、活躍的晚年生活,但是尚有小部分老年人在逐漸老化的天年中,發展出精神疾病。老年期精神疾病可大略分為一、心情問題,即憂鬱症、躁鬱症;二、焦慮症;三、精神性精神疾病,即精神分裂症;四、認知疾患,即癡呆症等。礙於篇幅,筆者僅就最常見的憂鬱症做進一步探討。

一般人(包括年長者本身)總認為,心理抑鬱、無精打采是人到老年的一種現象,因為一旦年紀大,體弱力衰,行動遲緩而足不出戶,因此百無聊賴下,心情低落乃自然產物。固然有些老年人因退休後,回歸平淡,心情上不再起伏、高亢,加上瑣碎冗務遞減,生活步調趨緩,生活上不免略顯沈靜或孤寂。但是根據調查統計報告,全國約有百分之十五的年長者,患有憂鬱症,而不幸地,却只有約三分之一的患者就醫,因此區辨是否患有憂鬱症,是老年期憂鬱症〝早期發現、對症治療〞的第一步。

事實上,臨床憂鬱症有其一定的診斷標準,根據美國精神醫學協會所出版的〝精神疾病之診斷與統計手冊〞,要構成憂鬱症的首要條件是,在整整兩個星期中,必須每天要不是總感覺悲傷、憂鬱,就是明顯的對既有的生活活動,失去興趣;除此,還要在以下各項症狀中,至少具有四至五項:1、感覺無望、無助、沒有自我價值感,或心生罪惡感;2、經常沒來由的悲從中來,哭泣;3、易怒、焦躁;健忘、注意力無法集中、混亂或無定向感;4、對原來喜歡的活動、家庭與朋友的聚會、工作或性,失去興趣;5、死亡或自殺念頭;6、失去胃口或暴飲暴食;體重大幅增減變化;7、失眠或嗜睡等。

再者,也有些年長者的憂鬱症,不以傳統的哀傷、憂苦形態呈現,他們可能抱怨東、抱怨西;急躁、走動不安;遷怒;沒有動機;倦怠;過度煩惱金錢、健康或世局,此外,還抱怨身體上既有的疾病,譬如關節炎更痛了,偏頭痛更嚴重了…。

當然我們要避免輕忽憂鬱症的存在同時,也切忌談虎色變下的以偏慨全,而將老人家的所有不歡心情,凡風吹草動都歸之於憂鬱症。在此特別要一提的是,筆者前文曾論及的老年期階段中所面對的挑戰之一:失去親人與好友。要走出這份失落所帶來的痛苦,因人而異的,需要不同的時間去療傷止痛,也許是幾個月、一年或二年不等,但是却不必立刻預設立場的將其冠上憂鬱症患者的名稱。筆者就有一位八十高齡個案,先後因車禍、生病失去丈夫、兒、媳與孫子數人,雖然提起時,依然心酸,但却能持續維持其基本的生活活動,並且起居規律、正常。(待續)

﹙之

眾所週知,美國第40任總統雷根先生,及有名的拳擊手羅賓森先生,都在晚年罹患癡呆症。

癡呆症的最大特徵是失憶以及認知產生障礙,譬如開了爐火忘了關,以及失去理解、說話、判斷、認識…等能力。臨床上,將癡呆症以病因分為阿滋海默氏癡呆、血管性癡呆,以及因愛滋病感染、頭部外傷、帕金森氏病、漢丁頓氏病等醫學狀況所造成的癡呆,尚有因藥物濫用或暴露於毒素而誘發的癡呆…等,其中阿滋海默氏癡呆為癡呆症最普遍的原因。

由於癡呆症的認知障礙是逐漸發展的,因此可以以階段性來敍述阿滋海默氏癡呆症之症狀:階段一:患者開始出現一些可以辨識的失憶現象,譬如忘記人名或物品的名稱;閱讀時過目即忘;遺失東西或把東西擺在奇怪的地方(譬如把小平鍋放在衣櫃裡);無法勝任工作任務或社交應對;判斷力減低;重複相同的問題或談話內容;必須花較多的時間完成日常瑣事,並慢慢發現性格改變…等,這一階段可能持續2到4年;階段二:失去大部分個人過去的記憶;無法分辨時間(星期幾或何年何月何日)、地方(因此容易走失);閱讀、理解、書寫等開始出現困難;需要幫忙來完成較複雜的日常活動…等。由於患者本身慢慢察覺到自己的病情,因此在此一階段開始出現憂鬱心情、易怒以及心神不寧或甚至變得冷漠、畏縮…等。不幸地,此一階段可能持續長達十年之久;階段三:此一階段可能維持1至3年,並且很明顯的,患者失去察覺四週環境與最近發生的事件之能力;無法辨識配偶或家庭成員;更在下午與接近晚上的時間,顯得較不安寧及焦躁;如廁困難;失禁;重複動作;多疑;徬徨…等;階段四:在此一最後階段,患者對四週環境與人、事幾乎完全無法回應;失去自己餵食或吞嚥的能力;嗜睡;發出無法辨認的喃喃呻吟聲,而由於記憶與辨識能力盡失,患者與現實完全脫離,加上身體上的病弱,此一階段極易感染其他疾病,譬如皮膚發炎、呼吸道感染等問題而致命。

雖然全美只有百分之十五比例的老人,罹患阿滋海默氏癡呆症,但是此症卻是老年人口中的第四大死因。姑不論造成癡呆症的詳細原因如何,根據一份文獻報告指出,癡呆症患者惱部顯示較低的乙醯膽鹼,而乙醯膽鹼是相當重要的一種惱部化學神經傳導物質,活躍的惱部運動可以催發它的再集中,以防治癡呆症的發展。惱部的運動旨在讓左右惱合併使用,譬如嗅聞一朵花的花香時,用眼睛觀察它的美豔顏色,並同時聆聽一首音樂;一邊欣賞涼台外的藍藍青天,一邊手握黏土揑塑一個玩偶;總是嚐試走一條新路去上班;上一家新的超市買菜;換另一隻手刷牙或移動滑鼠…等。再有下棋、摸個四圈麻將、玩玩Sudoku、學習新的語言或培養一份嗜好、讀一本非自己領域的書…等,讓惱子活潑、有生氣,並且充分使用,以免癡呆症的可能發生。

﹙之

人口老齡化,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全美超過65歲的人口比例,已占總人口的百分之十三,並在未來二十五年中,預期增長至百分之二十。再有一個數據顯示,美國人口中超過85歲之耄耋,將於2040年,從此刻的三佰萬人,以四倍的比例增加至一仟二佰萬人,並且是全美人口數成長最快的一個年齡層,遠超過由嬰兒潮所過渡來的老年人口。面對此一人口老齡化的事實,筆者擬就一般人對老齡化人口的迷思,探討其與老年期精神疾病的相關性。

以生理狀況而言,固然伴隨老化而來的,有許多身體健康上不可免的衰退,但是數據仍顯示,只有百分之五的65歲或以上的老人,因病住進療養院;而却有百分之八十五以上的年長者,仍舊健康活躍的持續他們正常的生活活動。再就慢性疾病的比較,雖然比之年輕人只有百分之十的比例,而年長者却有百分之四十三的高百分比,但是年長者却有較少的急性疾病。而在另一份研究報告中也指出,自1982至1994年間,老年慢性疾病的比例,已從百分之二十四點九下降至百分之二十一點三。而在老年罹患精神疾病的比例上,也顯示低於任何其他年齡層;再就生活滿意度而言,一般年長者也與其他不同年齡層者不相上下。有一個研究結論更証實,老年人儘管逐漸面臨因健康問題而產生的生活上的受限,但是他們却也同時從學習因應之道,使得他們仍舊持續保有一份有品質且安樂的生活。

再論及睡眠問題,一般人(包括老年人)認為:年紀愈長,對睡眠的需求愈減,事實不然,年長者睡眠的變化,其實發生在質而非量。因為老年人無法像年輕人般,在白天保持相同的精神與體力,所以可能會有較多的打盹而不自覺,因此影響了夜間睡眠因難以連貫,而無法達到恢復疲勞的睡眠品質。此一迷思的導正,極為重要,因為許多精神疾病的重要原因與明顯症狀,都與睡眠問題攸關。而臨床上的睡眠問題,除了失眠、無法熟睡、易醒,還包括沒有睡眠需求以及嗜睡等。

至於記憶問題,每一個人都不免發生健忘、遺失物品或找不到鑰匙、提款卡…等意外却不以為意,可是這些事情如果發生在一個年長者身上可能會立刻被聯想:是癡呆症嗎?事實上,記憶研究專家Dr. Majid Fotuhi曾指出,在所有疑似罹患癡呆症的患者中,幾乎有百分之九十的高比例,無法構成案例。他强調,有太多其他的因素會引起健忘,譬如壓力、憂鬱、焦慮或發燒、頭部創傷,甚至營養失衡…等,更何況癡呆症的失憶,是同時伴隨着其他認知上的缺失。

最後談到年長者的退休生活。一般對退休後的老年生活,都抱持一種刻板且較負面的想法,譬如失去生活目標、沒有未來、疑慮自我的價值…等。事實上,大部分的退休老人,都享受著因退休而多出來的時間與自由,他們可以因此開始一些,以前因工作而沒有餘暇去做的事,或是發展出新的興趣與嗜好,並從中學習、自娛,除了提高自尊、自信,更使他們擁有一份具創意且快樂的晚年生活。

 Dec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