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e Website Language

Mental Health

We feature an increasing number of educational articles that benefit our Chinese community. Please click the topic of your interest for various relevant articles.

人格特質 Personality traits

人格特質 

Personality traits

執筆者:許秀美 Helen Hsu, LMFT

出版日:  5/2011

 

﹙之一﹚

「老張怎麼總是陰陽怪氣的?」。

「一樣挨駡受罰,小王對老板無理的對待,怎麼就可以無動於衷?」。

「小許真是一個難以共事的人!」

這樣的感覺或經驗,不管是來自同事同工或親朋好友,我想人人有之。我們也常聽說:「一樣米,養 百樣人;人之不同,各如其面…等。」這便是每一個人在人格特質上的差異。    

人格特質(personality trait),有時被統稱為性格、品格(character),或性情、脾氣、氣質(temperament),甚至屬性(attribute)等。按張氏心理學辭典所闡釋,人格特質可以從個體的外顯行為而有其事實性定義,亦即觀察或測量個體的行為表現後,綜合所見,列舉出足以代表其〝持久而極少變化的個性特徵〞,即為其人格特質。另外還可以從理論觀點的假設,推理出個體外顯行為背後,之所以形成個體獨特的人格結構之特徵,即所謂人格特質的理論性定義。

至於氣質、性情、屬性等,是專指先天或生理遺傳來的一種隨情境而改變的行為反應傾向,譬如一個人的膚色,高矮、胖瘦,或是我們會說:「這個人生性温和,吃虧時,也不計較;或是這個人急躁、易怒,儘管小事一件,也是動不動就發脾氣…。」再論及品格、性格,則是指個體經由社會化後,逐漸學習而得的一系列行為模式與態度,包括個人的道德價值觀、工作讀書習慣、生活態度、潔癖邋遢與否,或是苛刻、體貼別人…等。總而言之,人格特質是指個體在其生活歷程中對人、對事、對已以至對環境適應時,所顯示的獨特個性。此一獨特個性,係由個體在其遺傳、環境、成熟、學習等因素交互作用下,表現於需求、動機、興趣、能力、性向、態度、氣質、價值觀念、生活習慣以至於行動等身心多方面的整體特質,具有相當的統整性、持久性、複雜特與獨特性。

筆者在人格特質、品格、性情等界定與分辨上着墨許多,主要是在指出人格特質中所具有的重疊性與多面性。譬如一個人樂天、外向,他可能會是一個能言善道、人際關係良好、充滿自信的人;但是他也可能因為外向而不喜歡或害怕獨處,生活因隨意而較缺乏規律,甚至較易情緒化,雖然來得快也去得快,卻有沒來由的喜怒哀樂,叫人難以預料。而一個內向,思慮型的人,可能擅於分析並要求完美。由於其精於解析,他能夠正確預估事情的困難與風險,加上力求完美,使他成為一個可以倚重的人。但是這種人格特質的人,也傾向於多猜疑、猶豫不決、憂柔寡斷,且流於防衛,加上完美主義,不僅不容易對自己滿意,也不輕易讚美別人,而導致人際關係不佳。

因此當我們遇到一個不時熱情、體貼、和善的人,忽然有一天領教到他的冷淡、漠然、批判,就不須引以為奇,因為人格特質是複雜的、潛在的、持久的,一個人人格中的許多不同特質,更會在不同的情境中出現。(待續)

﹙之

一旦了解人格特質涵容了先天與生理遺傳的各項氣質—譬如這個人生性温和或暴躁,以及個體經過社會化後所學習來的行為模式與態度,所謂有樣學樣,無樣自己想等,筆者擬於本文,再就人格特質形成的其他成因,做進一步探討。

我們不難看見,即便是親如兄弟、姐妹,人格特質仍有可能大相逕庭,這是因為人格特質也受排行、是否是家中獨生子女或眾多子女之一,以及教育背景、社會化、健康程度、童年經驗…等影響。

以心理學理論分析,一個人的人格特質將成型於青少年期,並從此貫穿其整個成年階段。因此打從出生到青少年時期所有的人生經驗、遭遇、親子關係等都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

讓我們以一個人的成長過程談起,如果一個人從小在一個嚴厲、責駡的環境中長大,那麼極可能成為一個若不是輕易責怪別人,也會是一個較為封閉或防衛的人。反之這個人若是在一個充滿關心、愛護的環境中長大,他可能變成一個開朗、富有愛心、或更為熱情的人。這一現象,除了印証〝成長環境〞對個體人格特質形成的影響外,也証實來自後天生活經驗所習得的行為模式與態度,是有可能因環境改變或經驗更新而不同的。

再論成長背景,舉凡由於父母的教育方式,父母本身的酗酒或犯罪問題,父母間頻繁的爭吵,父母分居、離婚,或根本來自單親家庭…等,都與一個人人格特質的健全發展與否,息息相關。因為在孩提幼小無助的成長階段中,如果由於環境的動盪不安,而無法建立出一份成長中極為需要的親密且信賴的依附關係,那麼日後將直接影響其成年時期的各種人際關係。試想,早期成長過程中,感情或歸屬感的缺失,已然如此深重影響一個人的人格發展,更遑論兒童時期所遭受的身體虐待、性侵犯而殘留的創傷之遺害了。

另外,研究報告也指出,腦功能病變也影響著人格特質的正常發展與否。因為腦部的許多重要賀爾蒙之一: 血清胺,與一個人衝動、激進的行為有關,其平衡與否,左右了一個人行為的自控能力﹔再者,大腦皮質中的顳葉與額前葉,也是大腦中主管心情與行為的主要部分,一旦其功能病變,便直接影響心情的變化與行為的控制了。

總之人格特質之形成,有其多因性,很難歸諸於任何單一因素,加上任何一個特質,都具有其正、反兩面的功能,因此也許我們要關切的反在,什麼時候、什麼狀況下,我們會發現自己的人格特質,適足以成為自己的囿限與障礙?綜上所述,我們也許可以粗略的歸結於三:一、是否我們的人格特質或行為,讓我們不容易維持固定的人際關係?二、是否我們的人格特質或行為,讓我們不容易持久地保守一份工作?三、是否我們的人格特質或行為,已經造成別人的痛苦?

那麼,人格特質可以改變嗎?命定了嗎?讓我們容後探討。(待續)

﹙之

人格特質乃是指一個人所呈現的一系列〝持久且極少變化的個性等徵〞,亦即一個人在其生活歷程中,面對人、事、自己以及環境時,賴以適應、防衛、存活的整體特質,譬如一個從小性情隨和的孩子,會學到經常討人歡心,可以贏得乖寶寶美名,並獲得更多的疼愛;反之,若性情較為剛強好勝,則可能從敢言敢做,學到更多的生活技巧,或甚至勇於對權威挑戰。因此,在經過青少年期的性格成形階段後,我們秉着這份特質,萬變不離其宗的終我一生,這也是俗云所謂的: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那麼何以當小強〝居安思危〞的性格(請參考由林慧娟女士所執筆之系列文章:受不了),在防範公共災難時,為家人大事張羅預備急難救助用品的行為,最後却變成儲物狂的病態表現呢?

讓我們以一個人的健康狀況作喻,並以一條線的兩端做論,將左端視為最健康狀態,而右端為最病弱情況時,沒有一個人可能絕對落點在左右的兩端頭上,反倒是絕大多數的人,總是居於中間偏左或偏右的位置上。人格特質也極難去劃出一條分界線,區別出那一種特質或那一種程度的特質,屬於健康或不健康。就以前述性情隨和的小孩為例,其〝討喜〞的性格特質,如果最後發展成〝為達目的,而極盡奉承、阿諛〞的行為表現,抑或因隨和天性,總是退讓而逐漸畏縮、孤立…再以另一位性格剛強的孩子而論,如果因為學到較多的生活技巧,而逐漸養成驕傲、自負、優越等習性,或是因好勝,屢遭挫敗而發展出低自尊、缺乏自信的性格…等等,都會在日後的成人階段中,產生不良影響。一旦這些負面影響波及於一個人的工作、家庭、人際關係以及健康狀況,那麼即所謂〝人格違常疾患〞,便是一項需要醫藥介入的心理疾病了。

人格違常疾患,被歸納於精神疾病中的第二軸向,第一軸向專指主要的臨床疾患,譬如憂鬱症、躁鬱症、焦慮症、精神分裂症…等。將人格違常疾患獨立置於第二軸向,是為了確保當我們專注於更顯眼的臨床精神疾病同時,仍不致忽視人格違常疾患的可能存在。事實上,數據也顯示,約有百分之三十的臨床疾患患者,被診斷出至少同時罹患一種或一種以上的人格違常疾患。

儘管不容易刻劃出,區隔人格特質違常與否的那一條線,但是人格違常疾患也有下列蛛絲馬跡可循:易怒、情緒化、不容易結交朋友、多疑、猜忌、孤僻、冷漠、衝動、失控、尋求刺激、酗酒、嗑藥、不穩定的人際關係、敵意…等等。總之人格違常疾患患者傾向於執拗、無法變通,並難以因應生活上的變遷或壓力,加上不覺得自己的行為有異,將會諉過他人,或甚至做出害人害己的行為。人格違常疾患也是一種精神疾病,不幸地,它甚至比第一軸向的各種臨床疾患,在治療上更為因難(待續)。

﹙之

我們已經不斷強調,以一線之隔去界定人格特質的健全與否,不僅困難,也沒有太大意義,因為一如〝一事兩面〞,許多人格特質可能在某些特定時間、場合,有不同的功能與作用,因此只有在一個人的性格特質變得無法變通、調整,或不當使用,以致造成嚴重的功能失常與痛苦時,才產生人格違常疾患。

在美國精神醫學學會所頒定的人格違常疾患定義中,將此一疾病大別為三大類,更在此三大類中,再細分為十種人格違常疾患,包括妄想性、類分裂性、分裂性、反社會性、邊緣性、做作性、自戀性、畏避性、依賴性與強迫性等人格疾患。小強的儲物狂現象,便是屬於強迫性人格違常疾患。

儘管細分為十種不同的人格違常疾患,但所有人格疾患的症狀,仍有其許多共通點,亦即所有的人格違常疾患都在〝認知、情緒反應、人際關係與衝動控制〞等四個向度中,起碼有兩個以上出現長時間持續存在的執拗與功能損害,且與其文化背景所預期者,偏離甚遠。這些偏執現象也出現在個人所有相關的社會情境中,譬如家庭、學校、工作、親友間…等,造成自己與他人相當的苦惱與傷害。此外由於人格違常疾患的特徵之一是〝長時間持續存在〞,因此在個人的成年早期,即可窺其端倪。基此,一個人由於因應喪失親人、失業、婚變等特殊情況下的壓力源﹔或因臨床上用藥、藥物濫用、物質中毒,以及其他精神性疾病併發或後遺症而呈現暫時不良的精神狀態,以致引發與人格疾患相似的症狀時,臨床工作人員都必須予以明確區辨。

至於十種不同的人格疾患,礙於篇幅,僅就主要症狀,列舉如下:1、妄想性:多疑、猜忌,不僅對他人無法信任,並且把別人的行為動機都解釋為不懷好意。2、類分裂性:對社會的各種關係疏離,在情緒的表達上也非常設限、拘束。3、分裂性:對愈是親蜜的關係,愈侷促不安,認知與感官扭曲,行為上偏離常軌。4、反社會性:對別人的權利毫不尊重甚至侵犯。5、邊緣性:極不穩定的人際關係,對自我形象與感情表達上,有戲劇性的變化,明顯的衝動行為,譬如亂花錢、自殘等。6、做作性:過度的情緒化以及被注意的需求。7、自戀性:誇張自大,需要被讚美並且缺乏同理心。8、畏避性:社會疏離,自慚形穢,對於負面評價,極度敏感。9、依賴性:過度需要被照顧而出現的順從與依附,並且害怕分離。10、強迫性:極端在乎秩序、完美,並希望掌控一切。

人格違常疾患不只是性情古怪、不容易與人相處、個人生活不愉快而己,事實上人格特質違常與身心健康息息相關。數據顯示,人格疾患與酗酒、嗑藥及觸法有一定比例的正相關,加上由於人格違常疾患帶給個人的挫敗與痛苦,直接影響心理健康而容易罹患憂鬱症、焦慮症甚至幻覺等精神疾病,在此需要特別一提的是,因為人格違常疾患患者的猜疑與扭曲的思惟模式,一旦同時患上第一軸向的臨床精神疾病,更是經常不遵醫囑而擅自停藥、改藥,以致雪上加霜的讓一個人的人格特質違常與精神疾病,一如〝雞與蛋,無法分辨孰先孰後〞般的互為因果,實在不可小覷。(待續)

參考書目:孔繁鐘醫師編譯之精神疾病的診斷與統計

﹙之

在對人格違常疾患有了一番概括性的了解後,筆者擬就其中最廣泛蔓延的邊緣性人格違常疾患(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以下簡稱為BPD) ,做進一步闡述。

BPD約佔全國總人口數的百分之二,其中更有百分之七十五為女性。BPD不僅難以被辨認,更是在所有人格違常疾患的治療中,療效最差者。

BPD在心情上的主要症狀除了憂鬱、焦躁、易怒,還經常有戲劇性的變化,筆者一位BPD女性個案,會在因無法滿足她的要求,極度失望、憤怒,而口出惡言後的下一秒間,忽然以〝下跪〞懇求。此外還有衝動的行為,譬如嗑藥、酗酒或甚至性泛濫等,其他尚有自殺意圖、自妝等。BPD患者常會藉着自殘所引起的肉體上的疼痛,來取代或減緩其無法調適處理的來自情緒上的痛苦。另外BPD也對自己的能力、自尊、自我價值,有強烈的疑慮。甚至與人應對,也是猜疑妒忌,幾乎無法建立任何型態的人際關係,包括親人、朋友、工作伙伴甚至治療師等,加上大部分人格違常疾患,本來就缺乏病識感,根本不以為自己需要專業協助,BPD尤其是,因此經常會在治療過程中半途而廢,無故不來。調查報告即指出,約有百分之七十的BPD,在未見療效前,即提早結束治療。筆者這位女性個案,便是除了對其主治的精神科醫師與筆者愛恨交織,一下子批評抱怨,一下子又感謝示好外,更在毫無預警下,不再來接受服務,但是却在二、三年後,捎人帶話致意。 

就像在追究各種精神疾病之所以形成而無法簡單歸因般,BPD的成因,也眾說紛紜。除了先天生理的可能因素外,研究文獻指出,孩童期遭受的肉體與性虐待經驗,將影響BPD自我形象的認定:我不乖,所以總是被打;我不好,所以被那樣〝對待〞…BPD的主要症狀之一,便是不穩定的自我形象,同時造成在生活目標、性取向、自我價值、生涯規劃與選擇朋友上的不確定性。筆者的BPD女性個案中,便有數起聲稱孩童時期遭遇近親性侵犯的案例,儘管最後因証據不足,或考量BPD患者有發展〝錯誤記憶〞(False Memories)的特殊傾向而成為無頭公案,但是在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確也有其脈絡可循。也因此BPD有時被視為是〝創傷後症後群〞的一種疾患。   

至於BPD的治療,精神科醫師的用藥,旨在控制患者的衝動行為,改善憂鬱與焦慮的症狀,以及對治認知與感官上的失調。但主要的治療方式仍在心理治療。心理治療的重點除了首先建立出一份信賴的治療關係外,治療目標會着眼在1、快速減緩甚至停止嚴重的自殺意圖與行動。2、正視並處理容易致使患者在治療過程中半途而廢的問題,譬如强調患者的工作能力,好過總是檢討其不良的人際關係;另外,由於了解BPD不穩定的心情變化,以比較彈性的方法約定面談時間…等。3、幫助患者學習具體技能,譬如問題解決方法、正是向思惟、以扣住事實與證據的方式學習邏輯思考、溝通技巧以及如何放鬆等。

儘管在心理治療專業人員間,一旦談起BPD的治療,常常是一份不等程度的〝難與痛〞,但可以肯定的是,沒有專業治療介入,BPD是無法改善的。(待續)

﹙之

台灣俗諺有一句話:「牛,拉到北京,還是牛!」與〝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恰有異曲同工之效,加上談了許多人格特質違常的相關話題,知道人格違常疾患的主要症狀之一,乃在一個人的性格特質慢慢變得執拗,無法調整變通,並且持續長久性的存在…,因此我們不禁要問,當一個人的性格特質在經過青少年階段成型後,是否真的毫不移動了?

固然有些性格特質確實與遺傳有關,或是深深被先天的生理因素所影響,但是根據一項由史丹福心理學家(Dr. Sanjay Srivastava)在加州柏克萊大學所領導的研究,對十三萬人次,年齡在21-60歲之間所做的調查指出:多數人在行進中年後,都比之年輕時,更能照顧包容別人;再就面對人生的起伏、榮枯盛衰時,也顯示,當一個人在四十歲、五十歲時,也比之其三十歲、二十歲時,更為沈着、堅靭、應對得宜。當然Dr. Sanjay Srivastava也考量到,這樣的研究結果,可能只是反映,一如人生經驗隨着年齡俱增後所帶來的智慧增長,以致使得一個人更為成熟歷練的例證而已…但是基於〝雞與雞蛋〞的原理,不也可以反証,人格特質在一個人的一生中,也確實不可否認的在持續變化嗎?事實上,Dr. Sanjay Srivastava的這份研究,更同時指出,人格特質不僅持續變化,比之孩童時期,人格特質在成年期的改變更為彰顯。

那麼,性格特質如何透過我們自身的努力來改變呢?首先我們要弄清楚,究竟是什麼原因促使我們要改變性格特質。改變或改善我們的某項人格特質,必需建基於我們自己的真正需要。譬如為了讓自己不再那麼與社會疏離而成天孤單憂傷,所以我們要改變自己一向獨來獨往的習慣,或加强自己太過害羞、畏縮的性格特質,而絕不是勉强自己去參加社交活動,只是為了一份工作的昇遷。再者,具體找到我們最想改變的那項性格特質。籠統的告訴自己:「我要開始嚐試新的學習」,倒不如反觀自己最需要改變的是什麼。筆者一個性格較為內向的女性朋友,總是提起要前往參加社交舞蹈,但是三、五年後的今天,仍舊未見行動。如果她能仔細釐清之所以要學習社交舞蹈的背後原因,譬如究竟是想要增加運動機會,還是要試圖克服自己在社交上的害羞,她才可能依循方向,產生更大動力,而致收效指日可期。  

接下來的是,一旦自覺有需要改變自己的某些人格特質,也知道自己要什麼,並決定要改變的是什麼,那麼就要告訴自己,要有耐性,給自己時間,一步一步循序而不操之過急,羅馬無法一天造成,改變也非一蹴可幾,尤其不要氣餒於小小進步,我們可以定下目標:從春天開始做起,到了秋天才來驗收成果!同一時間,還應該隨時接受或採納別人(一個我們可以信賴的人)的意見,所謂〝聽勸〞,試着回想,人格疾患之形成便是一個人執拗,無法變通而致。再來是注意一路來自己既有的不良習慣,察覺這些習慣如何阻礙我們在性格特質上的改變,記住,習慣是養成的,所以也可以〝反養成〞。最後還是再强調,改變自己的人格特質是因為自己的需要,而不是因為要討人喜歡,我們才因應改變。 

May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