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e Website Language

Mental Health

We feature an increasing number of educational articles that benefit our Chinese community. Please click the topic of your interest for various relevant articles.

躁鬱症 Bipolar Disorder

躁鬱症                                                              

Bipolar Disorder

執筆者:林慧娟 Ruth Lin, LMFT 

出版日:  9/2011
 

(之一)

暑假結束沒多久,小鈞的醫生轉介她去看心理諮商師,因為她已經有好幾個月都沒睡好,最近情況更是嚴重到早上無法起床上班,即使上了班後也無法專心工作,這如同雪上加霜,讓原本情況就不好的小鈞情緒更加不穩定,她擔心近來市場不景氣,自己工作成效不佳,很快就會失去工作,愈是擔心,愈是常常沒有緣由地掉眼淚,情緒失去控制讓她也不想見人,但又得強迫自己去上班,心理很是煎熬,日子總是要過下去,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只好去看醫生。家庭醫生看了小鈞後,轉介她去看心理醫生,心理醫生聽了小鈞的故事認為她患有躁鬱症,除了開了藥外,也要小鈞去看心理諮商師,以便得到最好的療效。

小鈞的睡不好、情緒的不穩定、擔心、常掉眼淚、無法起床上班、無法專心工作、情緒起伏大失去控制、不想見人等,這都是躁鬱症裏的典型憂鬱症狀,有時憂鬱症狀還會嚴重到覺得活著沒意思,或是會有幻聽、幻覺的症狀,屆時一定要馬上就醫得到適時的幫助。憂鬱症發作時,幾乎每天都會有憂鬱的症狀,而且會持續一到二周。大部分患有躁鬱症的人也是在處於憂鬱低潮期時較容易尋求幫助。

躁鬱症患者並非一定同時表現出所有的症狀,症狀的表現是一段時期一段時期的。評估診斷時一定要徹底仔細,否則會以為只有憂鬱症狀,而被判定為憂鬱症。至於躁鬱症的躁症期和憂鬱期不見得會先出現哪一種症狀,有時是先出現躁症期然後再憂鬱期,有時是先憂鬱期然後再躁症期,二種心情的轉變有時可以非常的急速而且沒有預警的發生,有人是在同一天出現躁症和憂鬱症的混合症狀,心情波動於極度的亢奮與憂傷之間,這是為什麼躁鬱症又被稱為兩極性失調症(Bipolar Disorder)。躁鬱症患者也不是一直處於發病狀態下,有些時候,他們未發病,沒有病症時是處於無症狀期(symptom-free interval)。在診斷上躁鬱症還容易和其它病症混淆,如酒精濫用及其它藥物濫用,強迫症,恐慌症,人格異常等,所以在診斷上十分困難。

兩極性失調症是一種情緒失調症,現在醫界廣泛認為此病症是源自於大腦中某些元素失調所導致的,至於生活中的壓力事件只是促使發病的導因,而非病因。有一半以上的病患第一次發作時間是介於青春期或是青年的時候,但這幾年也有年輕化的跡象,小孩被診斷患有躁鬱症是一個受爭議性的話題,因為診斷時非常容易和其它病症混淆,如行為違常 (conductive disorder),過動症等,所以若懷疑小孩情緒有類似躁鬱症的極端波動時,一定要找有經驗有口碑的小孩精神專科醫生做審慎的評估,千萬不要急病亂投醫。

至於躁鬱症的治療,一般都是用藥物加上心理治療,病情才可以得到妥善地控制,過著像正常人一樣的生活。(待續)

(之)

上次案例提到小鈞在暑假結束沒多久後呈現躁鬱症裏的典型憂鬱症狀,如情緒的不穩定、常掉眼淚、生活失序,無法起床上班、無法專心工作、不想見人等。

至於小鈞的躁症期始於暑假之前預備親朋好友來訪時就已經慢慢在醞釀了。每年暑假小鈞的家人和先生的家人都會從亞洲來訪,從各自和家人的事前溝通,避開二家的家人同時間到訪,以避免房間不夠住,應接不暇的窘況外,還有自己二個小孩的暑期生活要計畫,但是周詳的計畫有時仍舊不免有二家的家人同時間到訪,那時總是忙得焦頭爛額,喘不過氣來。

小鈞和一般人一樣認為身處異鄉,有朋友、家人自家鄉來是人生一大樂事,所以每逢暑假有家人來訪時,她心中雀躍萬分,可以不眠不休地整理房子,裡裡外外,打掃得整整齊齊,一塵不染,床單、被單都要清洗過,能讓訪客感到乾淨舒爽、賓至如歸是小鈞心中的極大滿足。除此之外,小鈞還會列出要帶家人去哪裡吃,哪裡遊玩的清單,內容之精細,有時讓她會想到睡不著覺。因著小鈞的忙碌,家人也沒閒著,常常要聽她的叨叨念念,被指使做東做西,不如小鈞的要求時,還要被罵,小孩除了無奈外,還可以忍受母親有時的無理,因為訪客的到來也意味著有美好的禮物可以收,有美好的食物可以吃,又可到處遊玩,不亦樂乎。

但,對於小鈞的先生可就不一 樣了,除了跟著忙進忙出外,也會有許多的爭吵,如時間的安排,金錢的使用,常常會因為覺得小鈞厚此薄彼,對自己的家人好,而沒有用同樣的標準來招帶他的家人,倆人常因此而鬧得不愉快。小鈞氣先生沒看到她的付出,還要跟他計較,常常氣得火冒三丈,若正逢訪客在時,還得戴上面具,陪客人談天說笑,讓她覺得自己的情緒好像在洗三溫暖,時冷時熱。若訪客是自己的家人,有什麼不滿時好說話,但若是先生的家人,那可就不一樣,小鈞的盡心,若他們還不滿,小鈞就很難用招待自己家人的標準同樣去招待他們,若此時先生不支持,還要跟著挑剔,那大家日子就不好過了。

上述小鈞的例子是躁症發生時,患者本身和身旁的人的寫照。並不需要有驚天動地的事情發生,才會引發躁鬱症。躁鬱症的導因可以是日常生活常遇見的事,且不見得是負面不好的事,一般來說躁鬱症好發於長時間處於壓力之下,身心無法負荷而開始發展出躁鬱症的症狀。以小鈞的例子,她躁症的導因是暑假家人的來訪,求好心切的心態,讓她處於極度的壓力底下,出現異常且持續的高昂情緒、睡眠減少(雀躍萬分,不眠不休地整理房子),誇張的自我膨脹(認為親朋好友的來訪全靠她來張羅)、多話(叨叨念念)、思緒紛飛(想到安排行程的內容而睡不著覺)、注意力分散、或是易怒,且持續一周以上,有些人在躁症發作時還會有做出一些非理性的行為,如異於平時的花錢,大肆採購,或是參與可能傷害自己的冒險行為或活動,如高空跳傘同時間有多個性伴侶等。(待續)

(之)

上次提到躁鬱症的躁症發生時可能會有的症狀,如極端的亢奮,誇大自己的重要性,思緒洶湧而混亂,異於平時的多話,焦躁,心煩意亂,過多分心的事物,睡眠的需求減少,不安定或是判斷能力變差,做出一些非理性的行為,或是參與可能傷害自己的冒險行為和活動等。

導致躁鬱症的原因往往和長時間處於壓力之下有關,像經濟不景氣、換新工作、搬家、新移民、出國、家人生病、死亡,甚至和女性的月經周期或停經有關。前陣子,女星凱薩琳麗塔瓊斯(Catherine Zeta-Jones)因患有躁鬱症而住院,她的發病就是因為長時期處於壓力下所造成的。她的明星丈夫邁可道格拉斯(Michael Douglas)罹患咽喉癌,她全心陪伴照顧丈夫又有兩名年幼子女要照顧,承受極大的壓力。後來丈夫經過化療後,在今年初醫師表示他抗癌成功,但卻又傳出丈夫和前妻有官司訴訟,接二連三接踵而來的壓力後,凱薩琳麗塔瓊斯決定尋求醫療機構治療她的躁鬱症。他們夫妻勇敢面對病痛,一時在媒體間傳為佳話。

而導致躁鬱症的壓力不見得一定要和負面的事情有關,像前幾次案例中所提到的小鈞是因為有親友來訪,心情極度的興奮,求好心切下而發展出躁鬱症的躁症。也曾經聽過一則新聞,是因為過年要發紅包的壓力而發病的。有一位計程車司機因為農曆年要發紅包,想到即將要有一大筆開銷,怕發不出紅包來,或是怕紅包給的不體面,會被人取笑,心中給自己很大的壓力,沒想到他反而在過年還沒到之前,躁症發作,就先發紅包給不認識的乘客,等過年的日子真得到了,沒錢可以給紅包時,陷入極度的憂鬱情緒裡。

躁鬱症也細分成第一型和第二型,像女星凱薩琳麗塔瓊斯(Catherine Zeta-Jones)所患的就是第二型躁鬱症,也就是長時期心情搖擺於低落和輕躁的景況中,至於第二型的躁症,患者感到精力和活力比一般時間多(hypomania),但不至於是典型或嚴重的躁症,也沒有同時出現躁症和憂鬱症的混合症狀。發病時間少於一星期,也不至於嚴重到要上急診室做任何的緊急處理。

至於第一型躁鬱症,患者會有典型的躁症或是混合症狀,且持續至少一星期,有時躁症會嚴重到要送急診室,患者的憂鬱情緒至少會持續二星期,由於它的躁症和憂鬱的嚴重性,患者本身或是旁人一定可以感受到和平時非常不一樣。

赫赫有名的畫家梵谷,有人認為他就是有嚴重的第一型躁鬱症,他早期對宗教的偏執、狂熱、自責、悔罪就是類似躁鬱症的徵兆,後來他對藝術的激情,創作隨躁鬱起伏出現高峰與瓶頸,這兩時期的狂喜與狂悲的體驗是非常類似的。或許宗教與藝術成為梵谷躁鬱症的抒發管道,讓他的生命因此大放異彩,無奈最後以自殺結束他短而精彩的戲劇化人生。(待續)

(之)

前幾次提到躁鬱症症兆,病因,誘發原因,第一型與第二型的不一樣。這次要來談談躁鬱症的因應之道。

一般來說從躁鬱症的第一次發病到被診斷患有躁鬱症,中間常常經過好幾年的時間。最主要原因是對病情的不了解,還有心理的抗拒,不願承認自己患有精神疾病。這麼一延宕,往往都是病情非常嚴重才就醫,那時要花更多的努力,才可將生活回復正軌。所以,我認為首要的因應之道就是要自我教育,廣泛閱讀有關的相關資料,若有疑問,可以詢問相關醫療人員,得到正確的指引,千萬不要置之不理,錯過醫療的好時機。經過審慎的評估,確認患有躁鬱症時,要勇於接受事實,遵從醫囑,按時服藥,情況好轉時,不要擅自停藥,一定要和醫師討論過,方可採取相關的行動,否則自行停藥,有時會有不預期的結果,可能會花更大的努力才可以回到原本已建立好的生活品質或型態。

躁鬱症患者要非常熟悉自己的狀況,對躁鬱症的症狀非常清楚,一旦發病才可以採取相關措施。患者也要學習自己在何種情形下容易發病,清楚認識自己,盡可能避開或減低誘因,一旦發現有狀況要盡快採取行動,就診、看醫、吃藥,才可以達到病在淺中醫,防在未患時的效果。我曾經看過不少病患是在快要發病時來看我的,這些人非常清楚自己的狀況,一旦發現自己好像一個不能停止的馬達,沒日沒夜的工作或活動,無法停下來休息,或是易怒、焦躁、和人容易起衝突,思緒洶湧而混亂,根據他們過往的經驗,如果置之不理,後果就是嚴重的躁症病狀,更難收拾,更難處理,所以他們在自覺情況不對時,就趕快找治療師談話,以制止病情惡化。對於這樣的患者,我非常的尊敬,因為他們為自己的生命負責,也展現出愛自己,愛親朋好友的最佳表現。躁鬱症像糖尿病一樣無法根治痊癒,是慢性病,要長期服藥,控制病情,患者若好好接受患病的事實,配合妥善的治療,仍可以過著高品質的生活。

至於患者的家人,最常遇到的是難以接受親人或至愛是躁鬱症患者。他們常會認為,患者看起來好端端的,怎麼會是生病了,且是一般人較難接受的精神疾病。的確躁鬱症患者在未發病時,無症狀期(symptom-free interval)看起來和一般人沒兩樣,他們的病情不易察覺,一旦發病,家人可能覺得是鬧情緒,會以對待正常人的方式來處理,也就是缺乏耐性,要患者停止鬧情緒,恢復正常,殊不知這些對患者並沒有幫助,徒增彼此的不愉快和緊繃的情緒。如果家人也可以接受患者是病人,又清楚病症的導因,盡量避免,或是當患者無法像平常一樣睡覺,多話,發病的前兆,用耐心和愛心來和病患相處,用簡單、直接、重覆的語句來和患者說話,以了解、尊重的態度來鼓勵患者,才不會讓情況越發展越糟糕。當然,家屬也需要給自己心情上的調適,要和發病的病人相處,壓力也非常的大,參加為家人而設的互助小組,和有類似經驗的人分享自身的經驗,被接納、被瞭解也是支持家人繼續努力走下去的一大助力。

至於較嚴重的重度躁鬱症病人,家人要小心觀察病人言行,發現有自殺前兆,隨時陪伴病人身旁,不要認為宣稱自殺的人絕不會自殺,因為大部分的自殺病人,都曾直接或間接提過想死的事。要避免讓病人自己保管藥物或單獨居住,多留意病人情緒與言行舉止,並應遵從醫師指示,按時給藥,必要時須接受住院治療。

總之,躁鬱症不是可怕的不治之症,最怕的是患者和家人的漠視與不關心,若接受並用心去面對處理,患者也可以活出奔放的生命力,過著多彩的人生。

Sept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