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e Website Language

Mental Health

We feature an increasing number of educational articles that benefit our Chinese community. Please click the topic of your interest for various relevant articles.

精神疾病與家族之相關 Connection between mental disorders and family

精神疾病與家族之相關

Connection between mental disorders and family                                              

執筆者:許秀美 Helen Hsu, LMFT

出版日:  6/2012

 

﹙之一﹚

「打從兩、三歲開始,家母就患有精神疾病,只是當時不懂…我只記得爸爸整天愁眉苦臉,媽媽不做家事,也從來沒有主動抱過我,有時候還沒來由的哭泣,並且自說自話…現在,也就是在四年前,我唯一的兒子,也被診斷出罹患精神分裂症…」這是筆者一位五十來歲,靦腆、羞怯的憂鬱症女患者,娓娓道出的精神疾病家族史。

精神疾病就像身體上其他疾病一樣,其病因,有部分是來自遺傳的,也就是說在一個家庭裡,精神疾病極可能發生在不只一位的家庭成員中(即所謂running in family)。而精神疾病其實與身體上的各種病症,譬如糖尿病、肝病、心臟血管疾病,甚至癌症….等,都一樣是生病。只是一旦家庭成員罹患精神疾病,卻使整個家庭一如籠罩著烏雲,尤其是那份驚嚇、慌亂、無助、憂傷….的心情,更讓整個家庭,從此永無寧日。

俗云:「食五穀雜糧,沒有人不生病的。」但是一樣是生病,卻有不一般的心情負擔,筆者即擬就當家庭成員罹患精神疾病時,與整個家族之相關事項,略作探討。

筆者鄰家的一位小嬸,雖然是知識分子,有時過來串門子會說:「….我家大伯,沒有工作,正在服憂鬱症的藥,什麼憂鬱症,我看他根本就是發懶….。」這是很典型的在缺乏精神疾病知識,或對精神疾病根本不以為然之下,對精神疾病患者的解讀。因為心情─憂鬱症患者的心情─是看不見、摸不著的。憂鬱症帶給當事者的鬱鬱悲悲心境,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局外人只看見患者凡事不做,嗜睡、易怒、焦躁、難以相處….等,而不像大部分身體上的疾病,除了有明確的外顯症狀外,還可以透過檢驗室報告所提出的數據證明,有根有據的指出其具體病症。再者,縱然有些精神疾病確實也表露了外顯的行為症狀,譬如自我對話(self-talk)、對空揮手做勢(posturing)、失控的攻擊傾向(uncontrolled aggression)、重複性衝動行為(repetition compulsion)─不斷檢查門窗、火燭開關,整天不停洗手,或對特定物品的慣竊….等,到頭來也是被人認為是壞胚子;因不務正業而行竊;或視其乖張行為為鬼魂附身,而招來乩童驅鬼;最後甚至因無法對治而將其棄養。筆者猶記得在自己小學時期〈已經是半個世紀以前〉,從學校回家的半途中,有一間荒僻廢棄的小茅屋裡,住有一位看不出其年紀,頂著一頭打結的散髮、烏黑的指甲,且身披汙穢不整衣著的女人,除了喃喃自語,有時還半裸著出沒於巷弄間,人們對她不僅不理不睬,有時還會在她偶爾出來覓食時,驅趕、羞辱她。小時候,筆者還被嚇唬著:「她是魔鬼,會來抓小孩的。」現在想想,這便是在知識未開,混沌不明之下,人們對精神疾病患者的一種因應態度,以至造成延誤治療,見怪不怪。

當然也有些家庭,在面對精神疾病的家屬時,不盡然全以負面態度處之。但是由於仍舊對患者症狀的莫名所以與驚慌失措,雖然不至於不關心或棄置,但仍以業障、造孽、家族蒙羞等觀念,而對患者的病態行為,處處遷就、息事寧人 ; 或是將其關閉於內室,不知求醫診治,使得患者與家屬雙方,同時承受長期的煎熬與痛苦。因此提高對精神疾病的認識,以及正視其存在的事實,將可以幫助我們在面對罹患精神疾病的至愛親人時,有正確的因應態度,除了協助患者及時接受必要的治療外,並讓自己因了解而提高包容力,成為患者最大的幫助者。(待續)

﹙之

尤小姐照例帶著她罹患精神分裂症近三十年的妹妹來看醫生、拿藥。尤小姐不改一貫的沉默、拘謹,但卻依然警覺而狐疑地觀察著四周的人、事、物…。

七十八歲高齡的吳先生,雖然獨居,但還能維持正常的起居作息。可是就在一個半月前,他開始因為強烈懷疑有人要對他下毒,而有半個多月不飲不食,最後被送進精神科急診。追究他這兩個月來生活中的任何變化,原來他有一個從年輕便患有精神分裂症且關係最親的小弟,搬過來與他同住。

這兩個案例都酷似精神疾病分類中所列的〝共有型精神病性疾患〞(Shared Psychotic Disorder)。共有型精神病性疾患,是指家庭成員中,有一方已經罹患精神疾病〈通常大部分都是有關妄想、幻覺、驚恐等疾患〉,而另一方由於與其關係密切,譬如感情較為親密或正好是生病一方的主要照顧者,在長期的互動中,逐漸發展出與生病一方相似的幻想、猜疑、恐懼…等症狀。這種病例,嚴格說來並不多見,但仍時有所聞,病情也分輕重不同,輕微者,如果被正確診斷出來後,透過與原來已經生病的一方隔離,大多可以不藥而癒。

一個家庭裡,成員中之所以產生共有型精神病性疾患,究竟的原因尚不明確,但調查發現,其共通性是由於該家族與外界較為疏離;此外罹患者與原生病者除了關係密切,還因為這份關係已經持續良久;最後在這份親密的關係中,更呈現出"支配與順從"之互動模式。也就是說,原來生病的一方處於較為專橫的地位,以至漸漸地將妄想系統施加於較被動、順從的一方。

共有型精神病性疾患,如果透過隔離還出現症狀,則必須用藥,當然還要輔以家族心理治療。藉著專業人員的協助,激發整個家庭提高對外的聯繫,參與活動,建立支持網絡而避免疏離;並鼓勵家庭成員培養較開放的雙向溝通,強化家庭間的動力。

提到共有型精神病性疾患雙方互動的模式:支配與順從,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還有從家庭成員中學習來的一種行為模式:相互依賴(Co-dependency)。相互依賴的雙方,也正是建立在支配與順從的關係上。這個行為模式的特性是:行為者發出的這個行為是單方面的,是帶有情緒的,是非建設性的,而且也是浮濫的。譬如有一位六、七十歲的老母親,長年照顧着已經患病二、三十年的成年女兒時,儘管女兒因其精神疾病所帶來的幻覺影響,顯得反應遲鈍或與現實稍稍脫節,但是並不意味即無法一如常人般的承擔自己個人衛生上,如盥洗、沐浴、如廁等基本需求,可是這位老母親却越俎代庖的除了侍候女兒三餐,甚至還為她洗頭、洗澡…。老母親也許是心疼女兒得病之苦,也許是下意識裡一份自責"生給孩子這個病"的內疚,而覺得必須代勞一切。可是如果這份來自舐犢情深的心意,慢慢轉變為強制性的衝動─非做不可,非我做不可,那麼老母親的角色,會同時像施恩者又像殉難者般的,除了自覺"責無旁貸,義無反顧",或由於感覺"自己被需要",從而產生一份自我滿意,以至持續她的行為模式外;最後還是會覺得筋疲力盡,因為既無奈於這份照顧的永無盡期,也懊惱於無法從這份照顧關係中脫困。這樣一來,除了讓受照顧者更為依賴(因為更為殘障),老母親也會被受照顧者這份慢慢形成專橫支配的依賴,不自覺的將自己置身於一個被動順從的情境,而無法自拔。因此這麼一份相互依賴的行為模式,必須在家庭中被認清並且改變。因為儘管這份行為模式,不至於造成精神疾病的必然後果,但是在一個已經面對著精神疾病親屬的家庭中,無異於雪上加霜,不僅對患者無濟於事,更徒增一家人彼此痛苦,實不可小覷。

Jun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