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e Website Language

Mental Health

We feature an increasing number of educational articles that benefit our Chinese community. Please click the topic of your interest for various relevant articles.

白髮人送黑髮人 Parents grieve the loss of a beloved child

白髮人送黑髮人  

Parents grieve the loss of a beloved child

執筆者:許秀美, Helen Hsu, LMFT

出版日:  4/2012


 (之)

「我的兒子要是活着,現在應該是36歲了,他在13歲時,有一天放學,在回家的路上被車子撞死了…」。這是筆者一位患有夾帶妄想、幻覺等精神性症狀的憂鬱症病人,在第一次面談時的開場白。

失去親人的傷慟,原是人世間許多悲苦情境之一,而根據研究調查報告,尤以〝失去兒女〞,更是為人父母者所經歷的人間至悲!也是最令父母難以接受並且最不容易走過去的一段心路歷程。一樣是親人永別,何以失去兒女遠較失親失怙更叫人傷心逾恆、悲痛難熬呢 ? 其原因可略述如下 : 自古以來,有了兒女,便恰似有著傳宗接代,因此兒女是父母的傳承、延續 ; 是父母的未來、希望、夢想、期待…等,當孩子先父母而亡,這一切便完全落空,縱使不至於尾隨而去,父母也覺得自己已經殘缺,因為部份的自己,已隨著孩子的逝去而死亡,甚至覺得生命無法繼續…這也才有那麼一說〝失去父母,是失去我們的過去 ; 失去配偶,則是失去現在 ; 而失去兒女,却意味著我們沒有未來了〞。 再者,一旦一日身為父母,那份終身永存的舐犢深情,將無涉於兒女的年齡老大與否而永續存在,因此不論什麼年紀的白髮人送黑髮人,都是因為這份無可取代的父母角色,被予以一個最大的打擊或摧毀,其所造成的〝角色失落〞,正是失去兒女的父母之所以無法走出悲傷的最主要原因。最後,還有來自大自然規則給我們的影響,我們總是深信 : 果實必然早熟始早落 ; 四季時序有其先來後到 ; 新生代也理當茁壯而接棒…等,因此如果是黑髮人先於白髮人離去,那份脫序或失序的不自然現象,當然令人難以理解與接受。

痛失兒女的傷慟心情,深刻而沉重。儘管我們常說,時間是療傷止痛的一帖良藥,但是這麼一份極悲痛的心路歷程,究竟需要一年、二年或五年、八年…,才能緩解那份哀傷而回歸到過去的正常生活,却也因人而異。尤甚者,縱然傷慟者能夠重拾過去生活的步調,但是根據調查報告,大部分傷慟者都覺得,日子已經無法像往昔般的安然自在了。

特別還要一提的是,這一份傷慟心情將會帶來情緒上的波動,譬如驚嚇、否認、憂慮、焦躁不耐、失神恍惚等 ; 有些人還會對與死亡相關的情景,耿耿於懷而滯留腦海不去,以致有些傷慟者會產生幻覺、妄想,以為聽到或看見死去孩子的音容 ;  再有,惡夢或多夢也層出不窮。此外,身體方面的影響包括睡眠不佳、消瘦、呼吸不順暢等,甚至有調查報告還指出,極度憂傷與掉頭髮,有一定的相關。

美國知名作家Mr. Jay Neugeboren在他1976年的一本著作中寫著 : 「一個失去妻子的男人,有一個稱號叫〝鰥夫〞 ; 一個失去丈夫的女子,也被稱做〝寡婦〞 ; 另外,一個失去父母的孩子,則被封為〝孤兒〞,鰥寡孤獨,其悲已甚,可是那位失去兒女的父母,却連一個封號、稱謂都沒有,那是因為實在是沒有任何片語隻字,足以適切地描述那份失去兒女的深重哀痛啊 ! 」

(之)

失去親人,已可謂人生傷慟悲苦之極,何況白髮人送黑髮人,更為人間至悲。其所及,不僅僅是〝父母失去兒女〞這麼單純,而是因此一失落,由於父母雙方在感傷與因應態度上之差異,以致對彼此的感覺,甚至是婚姻,都造成一定程度的影響。一份對高離婚率原因的調查報告中便發現,失去兒女的夫妻,在面對孩子死亡後的六個月內,離婚的比例,提高至百分之八十五,當然大部分的離婚父母,都不承認孩子的死亡與他們的離婚攸關。此外,在此一失落後,父母對其他兒女的可能疏於照顧,也不容忽視。筆者便有一個媽媽朋友,在失去女兒後,不管另外兩個孩子的長大所造成家中睡房的不夠使用,繼續將女兒原有房間的一切擺設,原封不動地保持著,不准別人動用,至今八年,最後造成這兩個孩子在性格形成上的缺憾,而有一段非常困難的青少年階段。

走過失去親人的傷慟過程,原本艱難;而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心路歷程,更是深長、沉重、複雜、難熬。特別是傷慟的父母,有時候不自覺地,藉著悲傷正是在懷念那已經逝去的兒女。因為那份失落太深重(父母覺得部份的自己已經逝去…沒有未來…),因此唯有藉著傷慟,他們才覺得與那失去的孩子,永遠牽繫著。有一位失去女兒的母親便說:「這份悲傷將伴隨我一生,因為即便是女兒已經不在,我仍然永遠是她的母親。」

唯其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傷慟歷程影響如此之深,如何早日走出這份心路歷程便更顯重要。首先傷慟者在面對這份失落時,可以預期有驚嚇、麻木、否認….等心情,這些情緒正是一種緩衝,以便讓那份失落可能帶來的強烈衝擊,不致排山倒海的一次來襲。傷慟者也可以承認自己的無助、痛苦;並允許自己生氣─生氣自己的脆弱、無望、失去方向;更讓自己哭泣,而不須壓抑;還要提出那份需要與渴望─想要談談那失去的孩子、那些與他相處的時刻與經驗、還有那些還來不及與他共渡的事件等。這也是在強調,傷慟者如果能將內心世界裡所思所想,對一個可信賴、能傾聽的親友談出來,將會好過孤獨的被那份悲傷啃噬著。

除了談出來,傷慟的父母還可以試著以特定的紀念方式,來保留對孩子的記憶,譬如以日記、為文、詩作等,寫下自已的感覺;或以編輯相冊;或借藝術與音樂作品創作等,來記錄孩子的各項里程碑。也有父母以捐贈孩子器官,或以自己是過來人的經驗,透過義務工作,反過來去勉勵那些與自己相同遭遇的父母,除了可以服務別人,更藉以幫助自己從〝專注於自己的失落〞中,分神出來。

再就是借助個人的信仰,筆者有些個案分享著,透過禱告,可以將這份失落歸之於〝神的旨意〞,而求得最終的心安;也有個案經由膜拜靜坐,領悟業障的來去,而能夠釋懷於〝業障已了,不再需要受苦,所以無所牽掛的離去了。〞最後傷慟者還要照顧好自己,吃得好、休息夠,以及起碼的運動,譬如公園後院走走,或是觀觀夕照、林園中漫步、給自己買個喜愛的小東西等,不要擔心偶爾的喜悅是罪過,事實上在一陣子寧靜後,那份刺骨的痛,還是會不其然的逃竄出來,因此我們必須試著走出來,努力重新找到〝與這份失落共存〞的生活方式。亦即儘管疤痕已然永久留下,我們卻要讓傷口癒合,學習在餘生與那份痛和平共處。

經過這位「我的兒子要是活着,現在應該是36歲了…」的個案,筆者不想再多說〝時間是療傷止痛的良藥〞,因為走過傷慟過程的時間因人而異是不等的,有的人一年、兩年、卻也有人二十五年依然未竟….。

 Apr 2012